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彩虹糖中的泡沫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点点的小浪漫 2020-12-25 11:07

    彩虹糖中的泡沫

    大火中,她咬牙生下一对生死不明的龙凤胎,窒息时,她发誓:下辈子再也不爱孟长陵。 孟长陵冲进大火,却只在浴缸里看到一对胎儿,那个叫阿软的女人,不见了。


    彩虹糖中的泡沫》小说章节阅读:


    “请放我离开。” 幽暗的房间内,她跪在他的脚边,双手朝他不停地比划。 她口不能言,是个哑巴。 他帝王一般坐于沙发上,此刻俊颜阴沉,怒火在眼底沸腾,“没经过我的允许,谁准你走的?” 半个小时前,阮软拉着行李箱正要离开这栋住了四年的别墅,偏偏他突然回来撞见,当即勃然大怒。 阮软艰涩地比划着双手:“你要结婚了,我应该离开。” 男人气势摄人,她只能坚持打着手语反复解释,随着她的坚持,男人越发愤怒,大掌猛然扼住她的下颚,“阿软,你凭什么离开?” 阿软忍着痛不解地望着男人,他力道加重,“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在孟家十四年,这十四年里我对你怎么样你没有感觉吗?现在说走就走?” 阿软心里一阵悸动,他的意思是……他在乎她? 可他确确实实是要结婚了。 眉尖紧蹙,固执地朝他比划着:你要结婚了。 随着她的坚持,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半晌,男人手指往上爬,轻轻落在阿软的眉心,“阿软,你是个好女孩儿,可你应该知道我不能娶你。” 阮软脊背一僵,双手紧紧握拳,男人满眼温柔,可说出口的话,却如利箭。 “无论怎样,我堂堂孟长陵娶一个残疾人说出去会被人笑的。” 一个残疾人。 原来在他眼中,她自始至终都只是个残疾人。 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她满十八岁时把她占为己有? 这四年,又跟她过着普通夫妻的生活? 心口,密密麻麻地疼起来。 “那请放我离开。”她仍然打着同样的手语。 孟长陵眼眶一缩,额头青筋隐约直跳,语气凌厉起来:“阿软,你是我们孟家的养女,我这辈子的血袋,这世上,也只有你能为我生孩子。你觉得我会让你走?孟家会容你放肆?” 一句话,令阿软如坠深渊。 她四岁被父母扔于孤儿院门口,八岁被孟家收养,只因她与孟家大少都是稀有的P型血,名义上她是孟家的养女,实质上不过是孟家以防万一给孟大少准备的血袋。 如果,她仅仅是血袋,她也不会心生痴念。 “不,我想离开。”无惧于他的怒火,她眼里全是坚持。 孟长陵俊脸一冷,下一秒,阿软纤瘦的身子被他一扯,整个人被摔到了大床上,他粗粝的指腹滑过她手臂上方的小伤口。 “不,我不想生孩子。”阮软目光慌乱,四年前,在他占有她的当天,她就被做了‘皮埋’,两个月前,埋在那里的‘硅胶囊管’突然被取了出来。 “阿软,我舍不得放你走,你乖一点,我不会亏待你的。”他的声音温柔中透着霸道和悍然。 阮软咬着唇摇头,她顽固的抗拒,终于惹得男人不快,鹰眼沉沉,捉住她的双手死死压在头顶,身上的衣服应声撕裂,男人似猛兽,折着她的身体,凶猛驰骋。 她那点小鸡力气的反抗,凭添了他的兴致。 尽兴之后,男人洗了澡,扬长而去。 阿软拖着酸疼的身子穿衣服,想要立刻离开,然而老宅的刘婶突然来了,拦着她不让走,她死活坚持,刘婶看好戏地让开。 等她走到门口才知道门前被四个保镖团团围着,别墅四周,同样围满了黑衣人,她走不出半步。 她硬是往外冲,结果被两个男人架回来扔到房内,不死心地反复,直到把自己折腾的再也没了力气。 痛苦和挫败,在胸口涌动,她说不出半个字,只紧紧抿着唇角。 一旁的刘婶冷眼旁观,“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从小吃孟家的饭长大的,现在少爷要结婚正需要你给他生个孩子,你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这本书的书名叫《彩虹糖中的泡沫》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可以去搜索微信公众号 微读君 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彩虹糖中的泡沫”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