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重生之宠妻有毒免费阅读完整版

    点点的小浪漫 2018-12-06 10:07

    重生之宠妻有毒》小说目录阅读:

      夜半,城市的繁华区车水马龙。

      某宾馆的回廊里,赵小沫理了理身上的改量旗袍,高叉的裙尾搭配黑丝袜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白嫩的长腿。

      她看了看化妆镜里的自己,再三确定妆容没问题后,她敲响了眼前403号房间的门,不一会门就被人打开了,里面的客人走了出来。

      出来的男生半裸着上身,下身穿着一件牛仔裤,他单手撑着门,偏古铜色的皮肤在橘黄灯下显得熠熠,他肌理分明,腰腹以及臂膀上的筋肉就像鼓起的小拳头一样,充满了力量感。

      “你好,先生,我是**人员,请问您之前点了特殊服务的对吗?”赵小沫勾唇,绽出一抹微笑,让本就是略带妩媚的她看起来更加诱人了。

      站在房门口的高凯没有马上回应,他静静地打量着赵小沫,其实他根本没有点任何服务,本身忙了一天,准备晚上回来洗个澡睡觉的,但没想到居然有小妖精主动上门。

      只是这艳福,到底是‘免费’的还是‘付费’的,他可就拿不准了,毕竟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商业对敌送来的‘美人计’。

      高凯沉默了片刻,吐了一口气,耸肩说道:“我没点,你找错人了。”说完,就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眼前的小妖精立刻上前抵住了门,硬生生的没让他关门送客。

      赵小沫看着眼前警惕心满满的男人,巧笑地贴了上去,她双手勾着男人,顺势把门关上后说道:“不可能错,难道这里不是403号房吗?”

      “这里是……”

      “难道这位先生点了服务不想享受?”赵小沫说的时候已经大胆地缠住了对方的脖颈,她纤细嫩白的藕臂顺着对方粗糙的下巴滑到对方的胸口,她轻声嘤咛:“先生,就算你点了服务不享受,服务费还是要照付的!”

      “多少钱?”高凯看着勾引自己的小妖精,心火一下子被勾了上来,虽说之前也遇到几次对敌送来的美人计,但是没有一次这么符合他口味。

      赵小沫一听对方问价钱了,心里忍不住窃喜了起来,她拉过男人,仰坐在了白色羽绒大床上,她脚上的黑丝映着白床,勾出了别样的感觉。

      “价钱什么的,等做完了再说呗,如果满意,记得多包点小费给我。”赵小沫说完就开始摸索着解男人的裤腰带,说起来,这种行情她也是第一次做,尽管表面上她看起来十分淡定和娴熟,但充其量就是纸上谈兵,没几分钟就露出了‘菜鸟’的本色。

      高凯看着眼前花了足足十多分钟都没能解开他裤腰带的小妖精,忍不住想要笑,刚才还坦然自若的小妖精,此刻已经涨红了脸。

      但偏偏,她脸红起来就像喝醉了一样,绯红成一片,十分好看。

      “我、我……咳咳咳,第一次干这个,业务有点不熟,但信我,我还是会让你满意的。”赵小沫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一次?”高凯重复着她的话,在看到她点头后直接反客为主,强行将她按压在了身下,他靠近并挑起了她的下巴道:“真巧了,我就喜欢‘第一次’这三个字。”顺势,他的吻就拥了过来,完全不给赵小沫半点思考的时间。

      吻,越来越激烈,高凯和赵小沫不同,他边吻着怀里的小妖精,边像个老师一样,循环渐进的告诉她怎么取悦自己。

      “握住这里。”他一手拉过赵小沫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上,一手搓揉着她细滑的皮肤,他微微垂头,像一个高高在上在上的豹子,难得温柔地轻舔身下女子的耳朵。

      耳朵可是赵小沫的敏感点,被这样猝不及防的对待,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啊……”

      猛地,高凯停住了动作,他的目光就像夜里静静绽放的宝石,熠熠地看着她,然而躺在高级床垫上的赵小沫却觉得自己脊背一凉,接着这个调情到一半停下的男人再次低头,靠在他耳畔调侃道:“技术不够呻吟来凑也可以。”

      “……”赵小沫眼一瞪,漂亮瞳孔里满满都是娇羞,看得高凯心痒痒的。

      夜,渐深,房间内芳香四溢。

      凌晨三点。

      赵小沫突然惊醒,汗津津的感觉透过后背沾湿了床,她有些吃痛地揉了揉自己的**,此时身边的高凯还在睡梦中。

      高强度的运动过后的睡眠质量总会很高,赵小沫看着睡的跟死猪一样的高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忍着想要痛打高凯的冲动,咬着牙从床上下来。

      她从床上下来,随意套了一件长衬衫,然后走到高凯旁边,比了一个亲亲的姿势,并且用手机对着自己和他拍了两张照片,如果仅仅从照片来看的话,会误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紧接着她用高凯的手机直接将照片传给了JE集团的创始人——高米芙女士,也即是高凯的母亲。

      做完了这些事情后的赵小沫才得以喘一口气,她合上手机走到了窗台边上,这里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房间的落地窗正好可以将城市尽收眼底。

      赵小沫靠在窗边,倚坐窗台边上,纤细笔直的长腿完美的展现出来,她透过窗,看着外面静谧的城市。

      大概在一年前,她根本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原本以为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闺蜜背叛、家破人亡、前途尽毁。

      但是没想到,老天居然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居然让她在父母忌日的那天一朝重生了,从三十岁回到了十八岁。

      十八岁,一个青葱美好的岁月,一个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时间点。

      赵小沫紧紧地捏住手机,这一次,她绝不重蹈复演!她不仅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家、事业,而且还要好好那些伤害她的人同样尝到被伤害的滋味。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原本静音的手机猛地震动起来,赵小沫定了定神,划开手机屏,是闺蜜的来电。

      来电人——赵念喜。

      赵小沫伸手摩挲着屏幕电话上的人名,眼底浮现出几分憎恨,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将她彻底碾入了绝望,哪怕重生一世,她有时候也会克制不住的想要杀了她,但是她不会,老天好不容易给了她第二次命,她不仅仅要来‘回报’这个女人,她还要去珍惜那些她未曾珍惜的人。

      赵小念定了定神,装作无常的接起了电话。

      “喂?”赵小沫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小沫,你在哪里啊?怎么这么晚都还没回宿舍?”电话那头的赵念喜声音急促,仿佛真是为她担忧一般。

      如果不是知道了未来,或许她还会相信这个她上辈子最相信的女人。

      赵小沫抿了抿嘴,小声道:“念喜,我在XX酒店,今晚有事暂时回不去了。”

      “有什么事啊?你这样在外面过夜,我会担心的。”

      “别担心了,我已经成年了。”赵小沫知道十八岁的自己就是个傻白甜,除了傻傻听赵念喜的话外就不懂别的了。

      “你就算成年了在我眼里也是个小妹妹,你啊你,自己在外面,记得保护自己。”赵念喜的声音清脆,说话诚恳:“值班老师那里交给我就好,但下次你要再到外面过夜要提前跟我说。”

      “好!谢谢念喜了,爱你,么么哒。”赵小沫在挂上赵念喜电话后,微微眯起了眼睛,她知道赵念喜在不毁的她家破人亡前,是不会罢手的。

      所以既然赵念喜不假惺惺地撕破脸,那么她也会不撕破脸,这场戏,她——赵小沫奉陪到底。

      赵小沫放下手机,她想,她们现在的同学大概谁也想不到,十多年后,即将步入中年的赵念喜利用赵小沫对她的信任毁了整个赵家,赵念喜甚至不惜自己的追求者来陷害赵小沫,让她前途尽毁。

      而且,还特意选择在她父母头七的那天选择举办订婚仪式,高调嫁给了当时风头正盛的富二代——高凯。

      也即是今晚她勾引的这个男人,因此她重生回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夺走她未来的爱人,让她也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

      虽然赵小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重生回来,但是既然老天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她就不会浪费,这一次,她不要再做赵念喜的棋子,这一次,她要保护好她真正的家人。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公交出行,赵小沫蹑手蹑脚地换上了衣服,而此刻的高凯还在睡,沉稳的呼吸和容颜在晨光的照射下反出一层绒光。

      如果撇开这个男人是赵念喜未婚夫的身份话,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赵小沫喜欢的类型,似乎是瞬间想起了昨夜疯狂的种种,赵小沫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她佯装生气地冲还在睡梦中的高凯做了一个鬼脸,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才发现高凯掉落在地上的钱包。

      赵小沫原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所用的钱包一般都是价高的奢侈牌子,但是高凯的钱包却是一个简单缝制的布包,而且从外表看,就能猜测这个布包被主人使用了很多年,本是鹅黄色的布料底都有些泛白了。

      赵小沫有些好奇地捡起他的钱包,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躺在床上的人说话了,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赵小沫一跳,她连忙蹿出了门,这时她才意识到,床上的人还没有醒来,只是说了梦话而已。

      赵小沫不敢多留,她匆匆拿好东西出了房间,待出了房间她才发现自己把高凯的钱包也给一并带了出来。

      赵小沫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些尴尬了起来,她此次来就是为了来勾引下赵念喜的未婚夫,拍一些暧昧照片以备后续计划用。

      当年赵念喜利用她害死家人,破坏前途,那么这一次她不仅要让这个女人同样身败名裂,还要夺走她的东西。

      赵小沫从不是白莲花,也不懂得手软,只是她的计划里并没有拿走高凯钱包这一项,赵小沫皱了皱眉,最终犹豫了几秒后选择离开了酒店。

      不管怎样钱包都被她带出来了,现在她又不方便还回去,只能等找个机会还给他,赵小沫相信只要有赵念喜在,未来她还会再有机会跟这个人打交道。

      只是匆匆离开的赵小沫不知道,赵念喜未来的丈夫、JE公司的总裁,这个站在珠宝界的名少爷,对待任何事或物都无所谓,除了一个破旧的布艺钱包……

      

    下一章:

      对于赵小沫的一夜未归的,赵念喜虽然在事后追问她了好几次,但是赵小沫均未告诉,重生一回,让她看清了很多人的嘴脸,自然也知道该提防谁,不该提防谁。

      下了专业课的赵小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手头的课本,重生回到十八岁,这时候的她正上大一,对于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赵小沫的专业是珠宝设计,当初她一心想做个名设计师,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品牌工作室,但却没想到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她因为‘剽窃’的罪名被这个行业彻底开除了。

      赵小沫抱紧了怀里的书,这一次,她肯定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跤了。

      下了课的赵小沫直径走到食堂,此时正赶中午饭点,食堂里的人十分多,提早排队打好饭的赵念喜已经坐在食堂里等她了。

      在人群中环视一圈,找到赵念喜的赵小沫匆匆地走了过去,她到对面坐下后说道:“哇哦,今天中午食堂菜居然有糖醋里脊!”

      X大的食堂菜算是比较良心,不仅价钱便宜,味道也不错,其中以‘糖醋里脊’闻名。早已料到赵小沫反应的赵念喜只是轻轻地笑了下,一脸宠溺道:“我就知道你喜欢,特意打了两份,慢慢吃,别噎着。”

      “念喜,你最好了。”赵小沫欢脱地摆出了傻白甜的笑容,然后夹筷子低头开吃,只是在她低头的瞬间,原本单纯的眼眸变得阴冷了起来,她边吃边做漫不经心状问道:“对了,你下午有空没?”

      “怎么了?”

      “我昨天看了下最近上映的电影,有一部蛮想看的,所以想问你下午有空没,一起去看啊?”赵小沫不着痕迹地撒着谎,她这样询问只是想要确定赵念喜接下来的动态。

      虽说是重生,但很多小细节的事情赵小沫已不记得了,只有几件大事她记得比较清楚,比如她知道赵念喜会在近期为她介绍一个学长,而这个学长明明喜欢的是赵念喜,但却为了帮赵念喜,各种追自己。

      就在赵小沫神游的时候,赵念喜开口了,她说:“小沫,今天下午可能不行。”

      “嗯?你有事吗?”赵小沫听到赵念喜拒绝邀约,抬头询问道。

      “我妈她病了,我今天下午要去医院看她。”赵念喜有些歉意的看着赵小沫,轻声解释了起来:“你也知道我是我妈后期领回去的,虽说从小不是在她身边长大,但是毕竟是家人,她病得厉害,不能不去。”

      赵小沫和赵念喜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直到她们上初中那会儿,赵念喜被家人找回,那会儿她还羡慕赵念喜可以和家人相聚,而且她的家人还不是一般家庭。

      赵家在A城也算小有名气,主要靠做媒体生意,旗下有**事务所、杂志等,最为重要的是赵家人口不多,所以赵念喜被接过去后很快就过上了大小姐般的生活。

      但是作为过来人的赵小沫知道,赵念喜根本不是赵家的孩子,而她才是,事情的诱发也正是这次赵妈妈生病,因为是尿毒症,所以要换肾。

      因为特殊血型的关系,总是匹配不到合适的肾,当初赵小沫因为想出一份力也跟着赵念喜一起做了匹配测试,结果让赵家人知道这几年自己养错了孩子。

      而当初的赵小沫念着自己和赵念喜关系好,就硬是没让赵家解除和赵念喜的关系,并对外宣布赵念喜养女的身份。

      赵小沫想到这里,立刻换上担忧的表情说道:“赵阿姨病了?得了什么病?”

      “尿毒症。”赵念喜叹了口气,有些忧心忡忡地放下了筷子,低眉道:“目前还在寻找合适的肾源。”

      “念喜,你也不要太难过,赵阿姨人那么好,一定会好起来的。”赵小沫看赵念喜忧心,也装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她顿道:“下午的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小沫,不用。”赵念喜立刻拒绝了赵小沫的提议,紧接着她似乎怕赵小沫误会,连忙解释起来:“毕竟那是我的家事,如果你过去了,家里几个不喜欢我的婶婆又该说我大嘴巴之类的了。”

      “好吧,念喜……以前还很羡慕你找到了家人,但现在发现未必找到了就能和睦关系。”赵小沫眯眼安慰着赵念喜,继续道:“那我今天下午自己去看电影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好,晚上一起吃饭吧!”赵小沫知道以赵念喜的性格不会连续拒绝自己两次,确认了吃饭后两个人结束了午饭。

      赵小沫吃完午饭后先是回了宿舍一趟,下午没有课,本来她是想和赵念喜假戏真做的随便去看一场电影,顺便套一套话,但现在看来她准备改变计划,之前由于拖延太久了才肾匹配,导致赵妈妈即便手术成功身体状况也一直不太好。

      所以这次她准备一开始就去医院做肾匹配测试,但是她想归想,并不知道赵妈妈住院的具体医院,她本来想吃午饭的时候套一套赵念喜的话,但是赵念喜也不傻,一直未透露赵妈妈的住院地址。

      即便现在的赵念喜才十八岁,但她也知道事情的全部,她从一开始被领走时就知道自己不是赵家人,也知道赵小沫才是真正赵家的孩子。

      但是她当时没有说,因为她不甘一辈子活在孤儿院,她想要出去,想要一个优待的家庭接纳她,而着赵家则是最好的选择。

      最为重要的是,她和很多孤儿领养不同,赵家人以为她本身就是赵家的孩子。就因为赵念喜的顶替,赵小沫和自己真正的家人相迟了五年多才相认。

      这一次,赵小沫不打算那么快晚再相认,所以她准备推动见面的时间。

      下午在目送了赵念喜离开后,赵小沫也抓紧了准备,因为赵念喜没有透露医院的地址,赵小沫不得不用其他办法——宅急送。

      赵小沫知道以赵念喜的性子,大概会把赵妈妈的病情拖延至半个月以上才会让她去看望赵妈妈,让她们母子相认。

      当时就是因为拖延了太久,后来导致赵妈妈即便手术成功也落下了不少后遗症。

      赵小沫这样想着,先是从同城网上订了一份水果,然后故意将地址写在了赵家,赵小沫知道赵念喜很讨厌赵家,所以很多快递单子都不会写在赵家,也不会让赵家的人帮忙代收之类的,尤其是这种同城送。

      赵小沫还记得自己曾经一段时间,完全成了赵念喜的代收邮递员,每天光负责帮她接签邮件、快递就一堆。

      回想那个傻乎乎的自己,赵小沫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抽醒自己,在她成功付款后,特意在下单备注上重点写明了一条:必须本人亲自签收。

      购买完了同城送的鲜花水果后,赵小沫开始翻看起早上错拿的那个布艺钱包,钱包虽然破,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一点也不便宜。

      除开几张毛爷爷外还有一张‘JE’高级会员卡和身份证以及两张银行卡,其中最让赵小沫在意的是,钱包内还夹着一张照片。

      照片比较破旧,是很古老的那种,照片上是一个女子,女子编着最传统的麻花辫,一身花色旗袍,静谧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孔子传》。

      照片上的人是谁?这是赵小沫冒起的第一个问题,首先肯定要排除的是高凯的妈妈。高凯是JE珠宝行的大少爷,而JE珠宝的创始人就是他妈妈——高芙米女士。

      对于高妈妈,赵小沫岑曾经见过几面,根本不是照片上的模样,就在赵小沫有些好奇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赵小沫将布艺钱包收好,连忙看手机,手机提示是同城快递那边的消息,消息显示快递员已经上路了。

      赵小沫点开地图,这类同城快递就跟外卖系统一样,买家账号可以监看到快递员的方位,她耐着性子看着地图,不到半小时,快递员已经抵达了赵家,但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快递员在赵家待了十几分钟后改变了方位。

      赵小沫立刻来了精神,她用**看着快递员逐步地往北走,直至停到了市中心的普仁医院。

      到达医院没多久,她的手机再次获得提醒,签单成功。

      

    下一章:

      赵小沫抿嘴退出了账号,背上包准备打车赶往市中心的普仁医院,她的计划很简单,到了医院,主动说明捐献肾脏。

      她知道等捐献完了肾脏申请后,剩下的就等赵家来联系自己了,以赵家的能力,医院方只会讨好他们,有合适的肾源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血型结果后。

      赵小沫坐在出租车上,原本X大和普仁医院的距离不远,但因为堵车,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拖到了一个小时才到。

      抵达医院后,赵小沫没有多做犹豫,她直接上前台说明了来意,表明自己是来做肾脏捐献的,很快她就从护士手里拿过了捐献申请表。

      这是赵小沫第二次填写申请表了,对于一些流程她也算熟悉,在快速填写完申请表后,开始了一些基本体检。

      赵小沫虽然是在孤儿院长大,但是身体很健康,一般也很少生病,所以各项体检也检查的很快。

      “最后在这里签个字就行了,如果申请成功了,我们会另行通知你的。”前台护士在确认了赵小沫的身体情况后,让她签了字,并发放了一些免费的面包。

      赵小沫出了医院,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距离晚上的饭点还早,她想了想,决定去一趟警局。

      虽然说她可以直接私吞了高凯的钱,但是有些事情不管从长计议还是人品原则,她都不想碰这个钱包。

      市中心的普仁医院对面就是警局,赵小沫穿过一条十字马路就到了,她拎着布艺钱包走了进去。

      来警局的人很多,赵小沫排了许久的队才轮到她,“你好,我捡到了一个钱包。”

      “哟,拾金不昧啊!”警视厅接待她的是个年轻小伙儿,他看了看赵小沫,然后当着面把钱包打开,在发现高凯的身份证时,年轻警员的脸微微变了变。

      “你好,请问你在哪里捡到的这个。”

      面对年轻警员的问话,赵小沫抿了抿嘴,说道:“怎么了,是在xx大街附近。”赵小沫察觉出年轻警员的情绪有变,便随意说了一个地方。

      “没什么,你把姓名和工作单位写在上面,签个字就可以离开了。”年轻警员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让赵小沫填一下表格,在交代完之后,他拿着钱包直径进了里面的办公室。

      表格内容很少,赵小沫填完后准备拎包回去时,一个人影快步蹿上来挡住了赵小沫的去路。

      “真巧啊!小妖精。”低沉的声音回荡在了耳边,赵小沫在听到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个声音,这个称呼,除了高凯,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高凯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素颜打扮的赵小沫,今天的她不同于第一次见面,穿着一条红格子系的连衣裙,及腰的长发编成了马尾,秀丽的脸上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既单纯又可爱。

      “这位先生,你是?”被抓包的赵小沫在看到高凯出现在警局时,心里多多少少就有了猜想,一般正常人丢了钱包会怎样?当然是来报警了!

      “还跟我装不熟?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跟警方说,你就是偷了我钱包的那个小偷,还假扮酒店工作人员进行不良交易。”

      “要是真跟警察说了,你也会有连带责任吧?毕竟作为‘嫖客’的你也是知法犯法。”赵小沫微微蹙起眉头,她知道高凯已经认出了她,因此她再怎么否认也没什么用,索性干脆大方的承认了。

      “你难道没听过什么叫做万恶的资本主义家么?”高凯看着她,稍稍倾身靠近了她,说道:“只要我愿意,我有一百种可以避开的办法。”

      赵小沫看着高凯靠近的脸,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道:“你想要钱包的话,我已经交给警方了。”她说话的时候不禁压低了声音,其实相比钱包、嫖客等问题,她更担心的是高凯知道她发照片的事情。

      重生前的时候,赵小沫知道高凯是单亲家庭,因此高妈妈没少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可偏偏高凯是个花心又难搞的主儿,据说高妈妈给他安排的相亲不是被他特意搞砸,就是恐吓女方,到处树敌。

      所以后来当高妈妈得知他有‘赵念喜’这个女朋友时,高妈妈就没问出身、家境等,直接接纳了赵念喜,甚至还提供给她了很多帮助。

      所以这一次,赵小沫准备通过这次酒店的事情,让高妈妈误以为她是高凯的女朋友,从而得到帮助,毕竟她现在还是太弱了。

      高凯双臂抱胸,他上下审视着赵小沫,声音照旧:“钱包他们已经还给我了。”

      此刻赵小沫不禁想起之前警员变色的脸,她更加蹙紧了眉头问道:“既然钱包都已经拿到了,你还想怎样?”因为高凯利用高壮的身躯挡住了赵小米前面的路,他不走,她也走不了。

      “我想怎样?当然是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对了,说起来我还欠你服务费对不对?”高凯的话让赵小沫恨不得用脚上的恨天高踩死他。

      “换个地方说。”在提到服务费几个字的时候赵小沫咬牙切齿的蹦出这个五个字,此时就算她不转头也隐隐感觉到了来自四面的视线。

      谈话到目前,赵小沫基本可以确定高凯还不知道照片的事情,不过耽误之际,还是先离开警局再说!

      “好。”高凯棱角分明的脸上牵挂着一丝笑,他晃了晃手中的豪车钥匙,示意赵小沫跟着自己走。

      赵小沫看着眼前的高凯,此时只有深深的无奈感,在她的的复仇计划里变数最大的就要数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因为知道他未来是赵念喜的丈夫,因此她才想要撩一撩,勾引他,但是哪成想这件事就跟玩火一样。

      赵小沫坐在高凯的副驾驶,看着他拐入一个又一个红绿灯,猛地想起一个问题:他们这是去哪里?

      结果还没等她开口,答案就出来了,高凯将她拉入了一个别墅区,然后一个漂移转弯将车停在了某别墅的停车库前。

      “走,下车。”高凯下车对赵小沫说道。

      而此时的赵小沫一边解安全带下车,一边眯眼打量起眼前的别墅,眼前的别墅走的是最常见的欧式哥特风,尖顶设计,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高凯的众多房产之一。

      但现在重点是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如果只是追问钱包的事情话,完全可以随意找个地方,或者在车里解决谈话。

      赵小沫有些疑惑起来,但是她表面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跟着高凯进了别墅,内部的构造也是走的欧式风,

      较大的水晶吊灯、平滑的象牙桌面以及对比鲜明的木质地板,整体看起来简单优雅。高凯进了房间后直接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一瓶递给了赵小沫,说道:“说吧,你接近我的目的。”

      赵小沫没有接过饮料,她该怎么解释?其实她接近他就是为了和他上床、拍照,从外观坐实高凯女友这个身份,让高妈妈认同,从而得到高妈妈的帮助。

      到时候外加她是赵家子女的身份,可以逼迫这个男人接纳她坐实女朋友这个身份,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那夜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关系,这一点即便高凯否认女友身份也不能否认层关系。

      她不需要这个男人爱不爱她之类的,她要得到的只是这个男人‘女友’这一层身份,让赵念喜即便喜欢这个男人,也无法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

      而且再活一世的她根本不在意男女情爱,如果能用‘第一次’换到计划顺利,她也在所不辞。

      当然事实赵小沫不会如实说,再者,她这样说了,高凯也不会信,就在赵小沫这头思索的时候,高凯在那头也悄悄打量起她的表情来。

      在酒店那晚高凯原以为自己遇上了‘艳遇’,想着就算出意外以自己的警惕性也能避免,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向就连睡觉都是轻度睡眠,一点点声音就会醒来的他,那晚居然睡得深熟,直到第二天醒来,他才发现那个小妖精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路了。

      发现赵小沫不在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不对,快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公文包发现没有丢失文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当时他以为自己遇上了小偷,即使这个小偷为了偷钱还送身。

      高凯可以对于钱包里的钱、证件都不在意,但他在意那个钱包,于是他选择了报警,但他没想到在警局会再次遇上这个小妖精,而且对方还假称捡钱包归还,他拿到钱包时也特意检查了一下,发现钱包里没少东西。

      所以她不是小偷?那么她接近她有什么目的?而且算起来她还赔上了自己。

      高凯想不通,也懒得多想,与其在这里思考一个女人的行为模式,还不如逼迫她自己说出口。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就在这时,赵小沫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小沫的身体微微一僵,然后她在高凯的注视下,淡定地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赵念喜。

      “喂,念喜,我这边有点事情,可能晚一点才能跟你汇合,你先去水云轩点菜好了,我的口味你也知道。”赵小沫接起电话,小声对着电话那头嘟囔道。

      而此刻的赵念喜还在外面,听到赵小沫这么说,忍不住追问了起来:“你在哪儿?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等我到了在和你说吧……”赵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她手里的电话就被人给夺了过去,她怔怔地看着高凯从她手里拿过电话,摁上关机键,一系列动作如云流水,简直不给人半点反击的时间。

      “没人告诉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吗?”高凯拿着她的手机,倚靠在吧台,看着她说道。

      “还给我。”赵小沫瞪着他,她根本不敢想到时候该怎么和赵念喜解释电话挂断的原因,此刻她只想活剥了眼前的男人。

      “不给,你又能拿我怎样?”

      赵小沫看着高凯吊儿郎当略带调侃的模样,二话不说直接走上去准备抢电话,但是一米六的她与一米八七的高凯形成鲜明对比。

      硬件短板的赵小沫别说抢手机了,够不够得着都是问题。

      “还给我!!”赵小沫有些气了,她气鼓鼓地看着他,龇牙咧嘴却一点也不难看。

      “想要?那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这本书的书名叫《重生之宠妻有毒》由于篇幅限制,想阅读后续章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粉书阁 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宠妻有毒”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