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君生我未老免费阅读完整版

    点点的小浪漫 2018-12-06 10:21

    君生我未老》精彩章节阅读:

      当我察觉自己居然开始回顾过往年岁、甚至越来越频繁地想起记忆中那个比我小六岁的年轻男孩时,我才意识到,原来三十真的不只是一个数字。

      今天,我三十岁了。

      许逸订了很好的餐厅为我庆生,但由于是工作日,我们也只能匆匆用完餐算准了时间回去上班。

      此刻望着许逸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由衷为他感到高兴,尽管他的步伐相较于常人还有些颠簸,但这已经是很大起色了。与此同时,我心下也暗暗有了打算——这段婚姻或许是时候彻底结束了,许逸那样好的人应该找一个真正属于他的、爱他的伴侣。

      “东恒,你怎么一直盯着这位小姐看?”

      身侧一道娇软的女声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只是下一瞬我又立时僵住了。叫我慌乱的是她喊的那个名字……东恒。

      就在我自我安慰应该只是凑巧同名时,一道久违的男声却是响起了,只听男人半调笑半不屑地道:“这是吃醋了?放心,我对老女人可不感兴趣!一会儿回去我好好疼你……”

      两人没一会儿便离开了,然而迷迷瞪瞪地走在路上的我此刻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他们调情的话,以及聂东恒那句“老女人”……正恍惚着,一辆轿车倏地停在了我面前。

      “上车!”车窗里传来聂东恒冷漠的声音。我没觉得多惊讶,他既然见到了我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我呢?

      对上聂东恒狠戾的眼神,我突然便下了决心:我已经心痛够久了,这回,我再也不要放开他了!

      自我上车后,聂东恒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车始终在飞速前行。

      为了缓和尴尬沉闷的气氛,我试探着轻声道:“我一会儿还要上班,你别开太远了。”

      然而这句话却像是瞬间引燃了聂东恒压抑许久的怒火,他冷瞥了我一眼,无情嘲讽道:“还想着上班?久别重逢,我以为姐姐你是想和我春风一度的!”

      我尽力忽略他轻慢的态度,但还是觉得有些情况有必要和他说清楚:“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呵!”聂东恒愤愤地拍了下方向盘,咬牙切齿道,“叶秀,你可真能耐啊,七年前到处钓金龟婿,结果到头来就嫁了个路都走不好的残废!”

      我本来还想继续和他说自己早就偷偷和许逸把婚离了的事,此刻听他这语气,郁闷地又生生把到嘴边的话了咽回去。钓金龟婿这样莫须有的罪名我暂且不去计较,可聂东恒说出的“残废”两个字着实刺得我脑袋生疼,我不由正色道:“他不是残废,不准你这么说!”

      “不准我?你以为我如今还会把你当姐姐似的贡着、对你言听计从么?叶秀,你凭什么对我说不准!”

      这番话让我瞬间没了底气,轻咬了咬唇,我低声道:“你别那么说他,不论你如何怨怪我都好,可你别迁怒到别人身上……”

      “我的秀秀姐姐,你说得可真是太轻巧了,你当年做的事你以为光是让我恨恨你就能一笔勾销了么!你现在还有脸在我面前维护别人!”

      我知道自己当年的离开肯定是会让聂东恒恨我的,只是我直到此刻才知道他的恨居然这样深。

      脑袋里乱糟糟一片,我连聂东恒什么时候下了车都不知道,直到他动手将我也从车里扯了出来,几下动作后更是将我直接拦腰扛在了肩上。

      我被吓到了,出于本能挣扎了几下,然而聂东恒的手臂却是将我的身子固定得越来越紧,最后索性伸出另只手朝我的屁股上狠拍了几下,冷冷警告道:“再乱动,我立马就地办了你!”

      他这样的话都放出来了,我哪里还敢轻举妄动?只嘴上羞恼又郁闷地嘀咕道:“你怎么变得这样粗鲁!”

      “这就粗鲁了?呵,看来姐姐你那残废老公没什么能耐啊,能满足你吗?”

      我被他一声声诋毁许逸的“残废”气得不行,一个冲动便忍不住急声辩护道:“当然能满足我!他只是腿有一点不方便,别的功能正常得很,在床上更是威猛无比!”

      “你给我闭嘴!”聂东恒气急败坏地怒吼道,那只固定我身体的手臂更是掐得我感觉自己骨头都要断了。

      

    下一章:

      一进门我便被狠狠地甩在了沙发上,脑袋撞得都有点发懵了,而聂东恒挺拔的身影则直立在沙发旁恶狠狠地盯着我,正动作利落地解着衣服扣子。

      这架势叫我一下没法反应过来,尽管想和他和好,却也没想过一上来就做的。所以我下意识地把身子往沙发角落里缩了缩,防备地望着他道:“你想干嘛!”

      “这么明显你还看不出来吗?姐姐,我想干你啊!”

      他的直接叫我瞬间红了脸,一时不由语塞了,半晌憋不出一句话来。然而仔细想想,我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必要拒绝,既然他想,顺着他就是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念他呢?多少次午夜梦回,他年轻的身体、他急促的喘息,一遍遍在我脑海中回放。

      “好,那就来吧。”我定定地望着他,说完这话只觉得脸颊发烫得厉害,但还是鼓足了勇气一件件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大约是我的反应叫聂东恒觉得震惊,只见他眉头轻蹙了蹙。不过也只一瞬,很快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扯嘴笑着嘲讽道:“姐姐,你现在可真是随便啊!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在你这里予取予求?”

      我怔住了,这话到底太伤人了些,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受得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这样评价自己。我睨了眼他,沉了脸撇嘴道:“不要就算了。”

      说完,我俯身捡起脚边的衣服就打算重新往自己身上套。

      然而我才一动作,聂东恒已经抢先一步近前扯飞了我手中刚捡起的衣服,紧接着他整个身体便覆盖上了我的,并且恶狠狠地瞪着我道:“晚了!如你所愿,我今天非干得你下不来床不可!”

      明明清楚他是恨我的,可我此刻却觉得他像个孩子似的在和我耍狠闹别扭。我不由抿唇笑了笑:“好,我等着。”

      “你还笑得出来?可真是够荡的!”聂东恒俯身贴着我的耳朵邪气道,“姐姐,你之前不是说我变粗鲁了么,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粗鲁好不好?”

      他说完也不等我回应,直接将我遮挡着胸部的两只手反扣到了头上,下一瞬我便感受到一颗脑袋在我胸前左蹭又蹭,紧接着温热的唇齿开始啃吮了起来。

      这样的刺激使我本能地轻叫了一声,而这一叫也引得流连在我胸前的聂东恒抬起了脑袋。轻瞅了我一眼,他冷笑了声道:“你老公也是这样玩你的?”

      我不由懊恼起自己刚才冲动之下居然说了那样刺激他的话,这叫我如何回答好?

      聂东恒眼神危险地眯了眯,随即嘴边继续狠咂着我白团顶上的红果儿,边气闷地含糊道:“一会儿说说我和你那残废老公谁更厉害!”

      他话音刚落,那如烙铁般灼热的坚硬便直直往我身下挺了进去。

      “哦……”两人几乎是同时轻呼出了声音。

      我疼得冷汗直冒,感觉身体像撕裂了似的。他可真是说到做到,实打实的粗鲁,居然一点前戏没做,就那样捅进来了……

      聂东恒是丝毫没有要顾及我的意思,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来回挺动,投入地都忘拿话讽刺我了,甚至低喘着喃喃道:“姐姐,秀秀,你好紧,比以前还紧……”

      不是我更紧了,是你更大了!我觉得自己也是心大,这样的情况竟然还有心情吐槽。

      

      

      

    下一章:

      “说,我厉害还是那个废物厉害!”这是一切平息下来后,聂东恒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事实上整个过程中聂东恒反复问过无数遍我同样的问题,从沙发到茶几再到床上……只是我都没搭理。此刻我仍旧没打算回答,只是严肃地望着他道:“聂东恒,你能不能别左一个废物右一个残废地喊许逸?”

      “呵,刚刚那么主动那么配合,现在说你老公一句就翻脸了?姐姐,我该说你荡还是说你贞呢,嗯?”

      这话比刀子还戳人心,我心里难受极了,可他说的都是事实,我无言以对。默默掀开被子打算起来,却是被聂东恒立时按住了手臂:“去哪儿!”

      “我下午连班都没去上,现在总该回家……”

      “不准回去!”聂东恒想也没想地直接打断了我的话道。

      我不由蹙起眉头望向他:“你想怎样?”

      “你都和我这样了,难道还想和你老公过日子?”聂东恒眯起眼睛,眼神危险地审视着我。

      “难道我离开我老公,你会娶我?”我只怔愣了一瞬便轻笑着反问道。

      我和许逸虽然早把婚离了,但目前的情况我不可能立即离开,所以现在也没法在聂东恒面前保证什么。

      聂东恒大约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明显顿了一下,随即恨恨地掰过我的脸嗤道:“你倒是会异想天开!我娶你?你怎么不想想你配吗!”

      “所以我不会离开我老公的!”我了然地笑了笑,把心酸、悲伤都压在心底,这才又对他道,“如果你以后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过来。”

      “你这是打算长期背着你老公和我偷情?姐姐,你可真大方!”

      “你这是同意了是吧。”我佯装冷静地勾了勾唇角,“那我就先回去了!”

      “慢着,既然是情妇,你开个价!”

      我深深地望了眼他,半晌后平静道:“不必了,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聂东恒却是笑了:“我的需可不必从姐姐你这儿取,姐姐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老女人了吗,一把年纪了可不比年轻女孩有吸引力!至于你的需……呵,看来你老公果然废物,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

      “是我没有自知之明了,当我刚刚的话没说过!”

      我咬了咬牙才勉强把眼泪憋回去。可不是吗,他身边如今怎么可能会缺年轻又漂亮的女孩?之前那个可不就是个例子吗……而我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半老徐娘罢了。这次我是头也不回地直直往外走了,他也没有再阻拦。

      走了很久我才打到车,确定聂东恒不可能看到我后,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肆意地往外流。他的羞辱,我一忍再忍,突然觉得自己不只妄想还犯蠢。心揪成了一团生疼生疼的,我和他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他恨我当年不告而别,可我当时的痛又有谁知道呢?所有人都在逼我,就连我都在逼我自己……那一年太痛苦,苦到我只能靠着去不断想念那个少年才能勉强撑过去——用更痛的感觉来麻痹自己。偏偏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能怪他什么,他恨我却是应该的。

      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许逸为我准备了惊喜。有一瞬间我竟然把眼前的许逸看成了聂东恒,随即觉得自己可笑无比,他根本连我的生日都不知道。

      




    这本书的书名叫《君生我未老》由于篇幅有限,喜欢这本书的读者可以去搜索微信公众号 粉书阁 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君生我未老”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