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愿你情深不孤单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点点的小浪漫 2018-12-15 23:32

    愿你情深不孤单》小说章节摘要:

    冷。

    很冷。

    装修豪华的浴室里,女孩一丝不挂的躺在浴缸里,冰凉的水一点一点淹到了她的脖颈处。

    迟小初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傅云琛阴沉的脸色以及……想要杀了她的眼神。

    傅云琛啪的一声关上水的开关,冷眸看着迟小初。

    “你终于醒了!”

    “云琛……”迟小初冷的浑身发抖,连带着开口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迟小初的话还没说完,傅云琛的手已经紧紧的掐住了她的下颚。

    “你没有资格叫这个名字,迟小初,你不配!”

    就像是被利箭穿透了整个心脏,惹得整个胸腔的气息都压抑起来。

    她犹豫了几秒,低声道:“云琛,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傅云琛看着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满是冷然,甚至一丝怜悯都没有,怒吼道:“解释?迟小初,收起你装模作样博取同情的戏码。你敢说……”不是你在我爸酒里下药。

    临到嘴角的一句话最后变成了:“薇薇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吗?”

    听到最后一句话,迟小初所有的解释全都梗在了喉间,脸上血色尽失。

    如果不是她,薇薇姐也不会受伤……“对不起,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薇薇姐出事。”甚至,她多希望受伤的是她自己。

    “够了!”傅云琛如鹰双眸满是怒火,一动不动的瞪着她。

    迟小初的身体几乎全部浸在了冷水里,她垂着头,冷的牙齿隐隐打颤,却不敢开口说一个冷字。只是小声的解释着:“云琛,车祸的事情我也没办法提前预料到。薇薇姐为了救我……”

    “谁他妈跟你说车祸的事情,迟小初,你少在我面前装傻充楞。”傅云琛怒火到了一个顶点,几乎抑制不住的想要对这个女人发泄出来。

    迟小初一听,抬头疑惑的看着傅云琛。

    不是车祸?

    傅云琛的怒火彻底压制不住了,只想好好惩罚眼前这个女人。他一把拽起迟小初,抱着她从浴室里出来,一把扔在了床上。

    迟小初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傅云琛压在了身下。

    “为了跟你们家的合作,宁愿下药勾引我爸?为了合作,所以跟薇薇说你爱我?迟小初,你怎么那么贱?父子两都不放过!”傅云琛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

    可每个字都清清楚楚的落在了迟小初的耳朵里,就像是一根针轻轻的扎在她的心头肉上,只是一点点力道,却足以让她的心脏遍体鳞伤。

    “云琛,我没有……”

    不等她苍白无力的解释说完,傅云琛没有任何前戏,直接粗暴的挤入她的身体里。

    “不要这样,云琛……”迟小初吃痛的求饶着,换来的却是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撞击。

    可迟小初不知道,傅云琛为什么会生气,甚至那么恨她。

    “迟小初,你给我听着,我会娶你。但这辈子,你都别想我傅云琛会爱上你。”傅云琛冷声道。

    迟小初原本活蹦乱跳的心脏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从内心底里都冷透了。

    她爱了傅云琛十年,哪怕心里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但是真正听到,还是会觉得难受。

    她紧紧的拽着身下的床单,身体上的疼痛早已不及她心上的万分之一。

    下一章:

    迟小初猛地从沙发上惊醒过来。

    “呼……”她看着熟悉的房间,长舒了一口气。

    明明都已经过去两年了,还是总会梦到两年前那件事情。

    随手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娱乐新闻。

    北辰傅总和嫩模夜宿酒店大战三小时。

    迟小初的眸子看着电视里放的视频和照片,瞳孔一寸一寸紧缩,最后染上了些许痛苦的颜色。

    两年前,她如愿嫁给了傅云琛。

    除了两家人,外面没人知道。

    傅云琛说不想举行婚礼,迟小初就放下满心的希冀。

    傅云琛说嫌她脏不想跟她睡在一起,迟小初就收拾东西默默的一个人在客房睡了两年。

    傅云琛说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她,迟小初不在意,只要她爱他就好了,哪里还敢奢望有什么回应。

    迟小初以为是因为那场车祸薇薇姐为了救她导致胳膊脱臼了,所以傅云琛才会那么讨厌她。

    后来才明白,原来不是。

    迟小初一直都知道,薇薇姐跟她一样喜欢着傅云琛,傅云琛也喜欢薇薇姐。她原以为她对傅云琛的这份爱,就像深海的鱼永远不会浮出水面。

    直到迟薇薇留下一封信离开了江城,再也没有回来过。

    迟小初藏在内心底里的秘密才被揭开,而她也顺理成章的成了迟薇薇离开的导火索。

    如果可以,迟小初并不想迟薇薇就这么离开。

    她要的从来不是谁的成全。

    她要的是偷偷爱着傅云琛谁都不知道,或者光明正大的在傅云琛面前告诉他,她迟小初是爱他,很爱他,爱到了骨子了,爱了他十年……

    可是目前这个处境,对于后者,她没有勇气。

    傅云琛的态度已经够明显的了,她又何苦亲自把这份爱说出口,让他有更多羞辱自己的机会。

    沙发旁的手机一阵震动,迟小初回过神,拿起手机往右一划接通电话。

    “喂,叔叔。”

    “还没去看你爸妈吧?”那头是迟安强略显沧桑的声音。

    迟小初看了看天色,应道:“恩,等会就出门了。”

    迟安强沉默了一阵,才慢慢问道:“你和云琛的感情还好吗?”

    这些年傅云琛的花边新闻接二连三,就算是不去刻意关注这些,都能知道北辰傅总隔三差五的换女人。

    迟小初的眸色一黯,下意识的强迫自己勾起唇,故作语气轻松道:“云琛对我很好,叔叔,你不用担心。”

    “如果实在没感情,就离婚吧。回来,整个迟氏都是你的依靠。”迟安强叹了一口气。

    迟小初知道叔叔是为了她好,两年前她跟傅云琛结婚没多久,父母就因为车祸去世,她也就只剩下这一个最亲的长辈了。

    可她爱傅云琛啊,只要她一天不离婚,她就还是傅太太。

    迟小初嘴里有些哽咽道:“叔叔,你知道的,我不会跟云琛离婚的。”

    “恩,不离就不离吧。”迟安强无可奈何,最后道:“云琛这些年都没去见过你爸妈,你和云琛也结婚两年了。你爸妈在那边肯定也放心不下你,今天记得带上云琛一起去。”

    迟小初挂完电话以后,翻着列表看着云琛两个字,鼓足了勇气才主动给他打了电话。

    两年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响了几声,那头是冰冷的提醒正在通话声。显然,傅云琛把她的电话挂了。

    迟小初再打过去,电话才慢悠悠的接通了。

    迟小初还没出声,那头先传来一个娇媚的女声。“你找云琛有什么事?”

    下一章:

    哪怕知道这两年傅云琛在外面有数不清的女人,但是真的听到声音,迟小初的心还是抑制不住的酸涩起来。

    结婚两年的老公结婚后再也没碰过自己,每天出现在花边新闻上。迟小初不是不难受,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心也是热的,只是又有谁会在乎她的感受。

    迟小初抿了抿唇,冷声道:“让他接电话。”

    “你是谁?云琛现在没空……”

    听着那头娇媚的女声,迟小初闭上眼睛,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身下沙发,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栗起来。

    跟别的女人吃饭睡觉就有空,却连接她的一个电话都没空。

    迟小初很想就这么算了,但是脑海里一想到爸妈。哪怕只是假装,她也希望让爸妈看到自己是幸福的,所以她今天强拖硬拽也要把傅云琛带过去。

    迟小初忍住心里汹涌的苦涩,淡道:“麻烦你转告傅云琛,就说他老婆找他有很重要的事,让他有空了回个电话。”

    “呵,你开什么玩笑,全江城都知道傅总是单身。”

    迟小初正要开口,电话已经被挂了。

    是啊,全江城都知道傅云琛是单身。

    而她,只不过是那个见不得光没有外人知道的“傅太太”。

    迟小初不死心,又找了傅云琛的司机,知道傅云琛的下落,她换了一件素白的裙子就去了江城著名的销金窝“国色生香”。

    打听到被傅云琛常年包下的包厢,迟小初上了六楼。

    包厢的房门半掩着没有关,迟小初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场合,有些局促不安。听着里面男男女、女混在一起的笑声,迟小初抬在半空想要敲门的手转而直接推开了门。

    有人进来倒是不稀奇,稀奇的是迟小初一进来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眼睛四处看看像是在找人。

    有人注意到迟小初,朝她走过来,醉醺醺的坏笑道:“小妹妹,你这是来找谁啊?”

    包厢里五颜六色的光到处闪,特别暗人又多。迟小初根本不知道傅云琛在哪,只能告诉他。“我找傅云琛。”

    “哦……是不是云琛新谈的小情人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生,云琛那小子从来没带你来过吧……”

    所以傅云琛经常带着他的情人在这玩?

    迟小初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怒火突然从五脏六腑冲上了头,斩钉截铁的打断那个人的话道:“我不是他的情人!”

    男人疑惑的看着她。

    迟小初的声音瞬间弱了下来,小声道:“我是他老婆。”

    整个包厢哄然大笑,男人朝着黑暗的一个地方说道:“哈哈哈……云琛,这女人说是你老婆。”

    迟小初这才看向那边,隐在黑暗里的那个轮廓浑身散发出的高贵清冷的气息,除了傅云琛还有谁。

    “好笑吗?”

    傅云琛不冷不热的三个字带着天然的压迫力,全场的笑声戛然而止。

    跟迟小初搭话的男人立马说:“不好笑不好笑,云琛,该不会真是你老婆吧?”

    傅云琛没有回答,看着门口的迟小初,冷声道:“找我什么事?”

    “我想求你陪我去个地方。”迟小初直接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求?”

    迟小初点了点头。

    傅云琛冷声道:“求人……那是不是该拿出点求人的态度。”

    先前搭话的男人立马倒了一杯酒递给迟小初,迟小初看了傅云琛一眼。她从来不喝酒,可为了能让傅云琛跟她走,她闭着眼睛就跟把自己送上断头台似的,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迟小初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刚喝下去的两三秒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难喝。可很快一股火烧的感觉从喉管一路烧到了胃里,身体都有些轻飘飘起来。

    她把空杯朝下,看向傅云琛。“喝完了。”言下之意就是可以跟我走了吗?

    可傅云琛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那儿,半天才轻飘飘传来一句。“你的诚意就只是这样?”

    迟小初五指握成了拳,手心里都是汗。“那你还想怎么样?”

    “当着大家的面把衣服脱了,再跳个舞,可以考虑。”

    傅云琛随意极了的一句话,却在迟小初的耳畔恍如一颗炸弹瞬间炸开。




    这本书的书名叫《愿你情深不孤单》由于篇幅限制,想阅读后续章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粉书阁 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愿你情深不孤单”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