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相顾成欢小说目录免费阅读

    点点的小浪漫 2018-12-15 23:39

    相顾成欢》小说目录阅读:

      窗外寒风呼啸。

      顾欢躺在大红雕花的卧榻上,鲜红的绣腰襦裙裾穿在身上更显得空荡荡的。

      身形单薄,唇上缀着的红色尤其醒目。

      她的两颊深深地陷进去,瘦弱的身形仿佛随时会散落成堆,嘴角微微蠕动,忽然急促地呼吸着。

      “你以为,我死了,镇国世子妃这个位置你就能取而代之?”

      顾欢强撑着将身体支了起来,可她这轻微的举动,却将面前的两人吓得瑟瑟发抖,生怕这女人死不了。

      跟前一男一女,俗称狗男女。

      男的是她成亲数载的夫君谢长安,亦是镇国侯府谢氏二房的次子,端的是玉面俊秀,只是内里生了一副黑心肠,竟然伙同她名义上的“姐妹”向她投毒。

      女的?顾欢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跟她一样姓氏却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子。

      顾长乐。

      一个顶替她身份多年,受了荣国公府千恩百宠的白眼狼。

      顾欢的亲生父亲是长安城有名的才子顾子英,荣国公的次子,人称清平居士。

      因娶了端敏公主而不能入朝为官,更重要的是他也因此不能娶那个真正的心尖上的人儿,所以多年来他对端敏公主都颇为怨怼。

      甚至端敏公主在上香途中意外生产,这位才子也未曾来看一眼。

      端敏公主见顾子英对她不闻不问,再想起生产面对生死时他的无情,便从此对他死了心,只一门心思带好女儿,却不知道这女儿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早在生产之时便被人偷梁换柱。

      直到多年后顾欢的出现,事情才终于水落石出,当年顾子英为了报复端敏,从外面村妇手中买来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将她们掉了包。事情弄清楚之后,也将荣国公府与端敏公主的恩怨彻底激化。

      顾欢回到国公府之后,国公爷给了顾欢应有的名分,却也硬生生将顾长乐也留在了族谱之中,以期望能以母女养育之恩缓解下端敏公主对荣国公府的恨,但顾欢心里清楚,他们对顾长乐是真的喜欢,而对她只有永远的厌恶。

      因为顾欢所期望的幸福生活并没有来临,她的亲生母亲端敏公主并不喜欢她,口口声声说只要一看见顾欢就想起自己生产之痛以及多年来被蒙蔽的耻辱,声称她的女儿只有一人,那就是顾长乐。

      端敏公主恨,顾子英苦,国公府无奈,可她呢?

      她何其无辜?

      从小被人带到乡下,八岁的时候,养父母相继离世,她一个孤儿靠着顽强几番死里逃生。

      好不容易寻回了亲生父母,却是爹不疼娘不爱。加之府中勾心斗角,她根本是从虎口掉进狼窝。

      要不是她狠辣坚毅,她甚至于都不能活到如今。

      可越是这般,她越发想得到求而不得的亲生母亲的关爱,这才是最可笑的地方。假如她从来不曾这样憧憬,也许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顾欢嫁入镇国侯府的第二年,摄政王元祁登基。荣国公府与吴王关系密切,几番参与斗争,终被连累,满门遭到贬黜。

      幸而顾欢已是出嫁之女,才免于牵连。又因为她曾对元祁同胞弟弟元喜施以援手,元祁继位之后甚至给了她一品诰命的封号,连带着整个谢家都备受恩宠。

      而她,受了端敏公主的嘱托,向元祁求了情将云英未嫁的顾长乐带进了谢家。

      这也造就了如今她这般凄凉的境地……

      “顾欢,你,你要怪就怪我吧。你不要怪谢郎,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谁叫你恬不知耻,不守妇道去勾引圣上,你知不知道如今整个长安城的人都在耻笑谢郎!”

      她没有想到,这一品诰命的封号给了她无上的恩宠,却也给成为顾长乐要谋害她的借口。

      顾长乐哭的好不伤心,一举一动皆是妩媚优雅,字字句句更是说出了谢长安心头的痛,他小心翼翼将顾长乐半搂在怀中,指着顾欢道:“我与长乐本就青梅竹马,指腹为婚,要不是你倒插一脚,我何至于此?”

      听到这里,顾欢的眼睛略略动了一下,费力牵动嘴角,从喉咙发出一个咳嗽似的声音。

      “谢长安,你扪心自问,从头到尾我可有逼过你娶我?”那时候他若说一句不喜欢,自己断然不是嫁过去。顾欢冷笑一声:“这么多年来,我除了不让你纳妾,哪点做的不合你心意?”

      “哪点?”谢长安顿时像被人踩了痛脚,眼底满是悲愤:“自从我娶你进门,你多番挑拨我们几个伯兄弟的感情,你从祖母的屋子出来,没过多久祖母就去世了,你敢说这跟你没有关系?这叫合我心意?”

      谢长安愤恨难平,母亲说得对,这女人不懂情感,自以为是,自私到极点。

    下一章:

      顾欢胸口闷哼一声,一股子腥味从喉咙口踊跃出来。

      但她极力忍住,神情凄冷,语色如冰:“这么说来,你那些尽想从你身上讨好,恨不得拆你入腹的叔伯婶婶,还是个好的?”

      “而我为你保下家产和你官位费尽心思与大房三房相争,到现在竟成为我挑拨你们的关系,谢长安,你不觉得恶心吗?你扪心自问,难道你没有因为得到这些而暗自高兴?祖母的死?顾长乐这是你说的吧?那你可有告诉他我离开后,祖母单独将你留下来的事?”

      顾欢忽而掩面长笑,连连点头:“对,我应该让那些人将你抽皮剥骨吃入腹中,也好过背负这些莫须有的名声,更好过给你们这对狗男女通奸之后来做害我的借口!”

      顾长乐被那通奸那两个字眼刺得眉心狠狠一疼,她低垂着眼,脸上的怒气转瞬即逝。再抬起头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双眸垂泪。

      “顾欢,我已经有了谢郎的骨肉,你已经害的谢家四分五裂,难道还想让谢郎的骨肉流落在外吗?谢郎如今二十有八,你瞧瞧同龄人里那些人谁不是儿孙承欢膝下?可你偏偏不肯他纳妾!你可知道他心里的苦?!怪只怪你太过自私。”

      “我自私?”顾欢冷笑不止:“顾长乐,当初是你搭上吴王瞧不上谢家不嫁的。谢长安,当初也是你自己要娶我的,我可是有强求你们半分?到头来竟是我自私?”

      她猛地又咳了一声,显然体力已经跟不上,先前急促的呼吸也开始变成了微弱。

      顾长乐闻言眼底顿时闪过心虚,急忙反驳道:“你胡说,你血口喷人。我哪有瞧不上谢郎?要不是你以顾家养育之恩压迫我让出谢郎,我又怎会与谢郎生生分开?”

      谢长安心底刚升起一丝狐疑,可见顾长乐一副坚定的样子,视线又落在她微凸的小腹之上,那一丝狐疑也随之烟消云散。

      至于为何要娶顾欢,提起这个谢长安着实心一痛,当时他喜欢长乐,可端敏公主并不喜欢自己,为了见长乐才不得已接近顾欢,谁知道没多久,摄政王竟然说他与顾欢相配,父亲母亲为了讨好摄政王,亲自去荣国公府提了亲。

      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得到长乐,却没想到,顾家倒了,端敏公主为了保住顾长乐,自削了封号,又嘱咐顾欢照顾她,于是他又再次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长乐。

      想到这里,谢长安眯了眯眼:“我看你就是想挑拨离间,我与长乐心心相印,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如今见长乐怀有身孕心存嫉妒!你自己知道不能生,先前却不告诉我!如今还容不得长乐为我生!你若不死,我岂无后?”

      顾欢仰头轻笑,这真是个好借口。

      她也想生啊,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这幅身子骨早就在救元喜的时候折腾坏了,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有子嗣。

      心尖里蔓延出那股疼痛的针扎般的痛,密密麻麻,她的意识开始涣散,即便用了全力也还是再也撑不住身子。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又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这毒药是元祁送给她防身的,世间绝无仅有。得到这东西的时候,被她拿去当宝贝似得献给她的母亲端敏公主。那时候,端敏公主还夸她有孝心。

      如今她身中此毒,是什么由来,也再不必多问了。

      这世间上她顾欢纵然对不起千万人,也从没有对不起她的母亲,可是为何,为何要这般对她?

      是她的错,她不该相信端敏公主对她会有半分怜悯,她不该贪恋谢长安温润如玉翩翩君子的外表,她不该相信所谓的以德报怨。

      眼前无端浮现那一日元祁居高临下,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声音清冷丝丝入脾:“你真的喜欢他?”

      她那时候怎么回答的?

      她坚定的说:“喜欢。”

      “我悔了。”她轻轻靠在柔软的榻上,低声模糊不清说出这一句。

      “我悔了,悔了。”

      ……

      “顾欢,谢长安非你良配,你且不悔?”

      顾欢不甘的闭上双眼,嘴里缓缓呢喃:“我悔。”

    下一章:

      顾欢微眯着睁开眼,周身传来一阵阵的酸痛难耐,她“嘤咛”一声,缓缓支撑起身子靠在床沿边上,纤细的手扶了扶昏沉的想要炸开一样的脑袋。

      门外依稀响起婆子和婢女的说话声,几句话冷不丁的灌进顾欢的耳朵里。

      “真凤凰又怎么样,还不是比不上跃龙门的鱼,瞧瞧咱们几个,还以为是得了什么好去处,谁知道在这里喝凉水。”

      “别说过从前的好日子日子,就是单单说吃顿好的,也是十天半个月排不上。”

      “就是,都不如先前在三夫人院子里呢,还能好过些。”

      “你可真没出息,要去就去长乐小姐跟前伺候,我听说她身边的贴身丫鬟兰馥,每日穿戴都跟普通人家的小姐一样呢!”

      顾长乐!

      这个名字划入脑海,顾欢猛地睁大双眼,顿时神色清明起来。

      她没死?

      难道顾长乐跟谢长安两个放过了她?

      不可能!

      她清楚的记得那种痛苦的感觉,犹如万只蚂蚁啃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样的痛刺蛾科仿佛还潜伏在身体里不曾褪去。

      但是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顾欢挣扎起身,冷静判断周围的环境,这个地方她是熟悉的,这是她还没有嫁到顾家时住的地方。

      她抿了抿些微干燥的唇,起身朝着梳妆台的铜镜走去,铜镜里少女肤若凝脂,风髻露鬓,淡扫娥眉间眼波流转,眉目含春。

      不合身的鹅黄色窄裙穿在身上,更显得纤腰不盈一握,颇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这是她还未及笄时的模样。

      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朱红色的门被人从外打开。

      “小姐,快些披上衣裳,您大病初愈,可不能再受寒了。”说话的丫鬟约莫十五岁,焦急担忧的神情却让顾欢顿时红了眼眶。

      蒙微在她之前嫁到顾家的时候因着帮自己说话被顾家大房夫人活活打死了,心底一直猜测的那个想法也因此得到了证实。

      她不是在做梦,她应当是回到小时候,她重新活过来了……

      “蒙微。”

      蒙微见顾欢红着眼睛叫自己名字,顿时手忙脚乱的将手中的脸盆放下,无措的看着顾欢,呐呐喊了一声:“小姐,奴婢——”

      “没事。”

      顾欢的音色有些颤抖,而她的思绪仿佛还在上一次濒死之际,回过神看着眼为自己忙碌的丫鬟,突然觉得莫名的安心。

      “帮我宽衣吧。”她温着声儿道。

      蒙微应了声,帮着顾欢换衣服的时候小声安慰她道:“小姐,你不要听外面那些粗使婆子的碎嘴话,公主殿下只是一时接受不过来,等公主殿下缓和过来,一定会把您接回公主府去的。”

      从顾欢回府认亲,端敏公主嘴上虽然说是认了这个女儿,可却并没有把她接到公主府去。

      是老夫人开口留下了顾欢,并着身边的人派了几个人去伺候她,蒙微便是其中一个。

      不等顾欢穿戴好,门外的婆子顿时慌张噤声,顾欢和蒙微对视一眼,随后便听得门外一声和气的女声响起。

      “欢小姐,我是老夫人身边的崔妈妈,老夫人请小姐过去一趟,此番要见贵人,还请小姐快些收拾。”

      顾欢心中的茫然瞬间消失,她冷笑一声,所谓贵人,不就是她的亲生母亲端敏公主么?

      她记得上一世这个情形,今日那顾长乐也是在的,上一世这对母慈子孝的母子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可是没有半点的客气。

      蒙微大约也知道要见的是谁,看上去比顾欢还要紧张,顾欢瞅着蒙微激动的发抖的手臂,嘴角轻笑,心里却是暖暖的。

      亲生母亲?

      还不如眼前的丫鬟来的贴心。

      “小姐,你这身淡粉罗裙会不会有点太素了,要不然咱们换个喜庆点的?”

      顾欢摆了摆手:“就这样吧。”

      喜庆?她那母亲怕是不见得喜欢吧。

      顾欢穿戴整齐,从朱门走出,见到外头等候的婆子,上前几步对着崔妈妈点头,随后看了一眼蒙微,蒙微眼疾手快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银裸子递上去。

      “崔妈妈,劳烦您这大冷天的还跑一趟,小小敬意,您别嫌弃。”

      崔妈妈面上不显,只将手一翻转,便将那银裸子收到怀里。方才脸上还有些不耐烦,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笑眯眯道:“贵人喜欢女孩子简单大气点,欢小姐自是年少活泼,无须太过艳丽。”

      顾欢浅浅一笑,眼神里波澜不惊:“有劳崔妈妈提点。”

      崔妈妈一眼看过去心神微震,那一瞬间,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上她仿佛见到了那个傲气尊贵的端敏公主的影子。

      她还想细细的再打量一番,可再看过去,顾欢低垂着眼的样子,却又乖顺极了。

      崔妈妈不禁暗自唏嘘,血脉再过强大,可也终究是个乡下长大的丫头。




    这本书的书名叫《相顾成欢》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搜索微信公众号:粉书阁 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相顾成欢”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