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女王养成记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点点的小浪漫 2019-01-12 10:02

    女王养成记》小说章节摘要:

    日出前七刻。

    斋宫鸣太和钟,洛翔起驾至太峰坛,钟声便停止了,此刻鼓乐响起,大典正式开始。

    穿着朱红色龙袍的皇帝洛翔和白昭仪白露薇,便进入了太峰坛,走至最上层的皇天牌位前,上香,叩拜,而后对诸神行三跪九拜的礼仪。

    随行众臣看着露薇始终跟在洛翔一侧,随行祭天大礼,都惊愕的的合不拢嘴巴!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白昭仪,她不只是随王伴驾?她竟然和皇上一起行祭天大典?!

    要知道,这是皇后才有资格做的事情啊!

    那皇上如今这么做,是想……立白昭仪为后?!

    随行而来的洛诚脸色阴沉的可怕,其余众人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皇上事前一点儿口风都没露,所有的一切都是吩咐白瑞白奇去办的,以至于如今祭天仪式已经开始,他们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在场众人中,为由白瑞一个人面含微笑,眼底的欣喜是怎么藏都藏不住的。更何况,他也根本就不想藏!

    真是没想到自己这个远房侄女会有如此的本事,竟然把皇上的一颗心收拢的服服帖帖,以至于连他都跟着享受了莫大的荣宠!

    皇上如此安排,露薇定是他心中不二的皇后人选了!

    到时候他在朝中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封侯拜相亦是指日可待!

    哈哈哈。白瑞在心底大笑,只要他小心部署,仔细筹谋,定能取忠王而代之,然后一口一口吞掉与其两王的势力,到时候扶植露薇所出的子嗣为帝,那么他白家的荣华富贵就可以世代绵延了……

    此次洛翔成功的举行完祭天仪式,也是为了达到其宣扬神权以维护皇权的目的,更是为他日后收回三王手中的政权,做了一次完美的铺垫……

    回程的路上,因受冰雪淤阻,所以仪仗队伍走的还是很缓慢。

    洛翔和露薇的心情都不错。毕竟这一趟出来,算是收获颇丰。

    “三件事,如今两件已经完成,还有一件……”洛翔轻捻手中的白玉念珠,自言自语说道。

    露薇一怔,不明天他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这次出来,露薇觉得洛翔变了许多。以前不管什么事,他都会和她商量,然后听取她的意见,让她参与全局的部署,但是这一次,她更多的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陪在他的身边。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他不再信任她,而是他不想让她再劳心劳力,以身犯险。也许是他心里的大男子主义在作怪吧?虽然明知她是什么身份,可还是固执的想要把她保护在羽翼之下,做个单纯快乐的小女人。

    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她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做到的!

    现在唐君已经到了他的身边,还有白瑞,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的力量也已经掌握在了他的手中。总而言之,他的力量在一天天的壮大,她也的确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事无巨细的帮衬着他了。

    午膳安排在太白山脚下的一座庄园中。

    这园子名曰颐寿园,是忠王的私宅。如今仪仗队伍途经此处,洛诚自然献宝似的,把庄园献出来,好让众人艳羡他洛诚的财力,物力。

    午膳还未开始,洛诚正带着洛翔以及一众皇亲,大臣参观他这个建造恢宏,精致绝美的庄园。

    众人不时的赞叹着,感慨着,到让洛诚的虚荣心大大满足了一把。

    “诚兄这座园子建的果真奇妙,要是赶在繁花盛开的时节,怕是连朕的御花园都给比下去了。”洛翔披着一件玄色的狐皮大氅,头束紫金宝冠,神态悠然的行走在众人之前,步伐稳健,不疾不徐。

    洛诚看着华美不凡,气度超群的洛翔心里便闪过一阵厌恶!

    同样都是洛家的子孙,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给了这个废物洛翔那么一副俊美的皮囊,明明他长得的也十分出众,可是一旦站在洛翔面前,他的容貌气度就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卑微入泥!

    还有洛翔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总是流转着让洛诚厌恶的光华,常常似笑非笑,似怒非怒的看着他,那种目光让洛诚近乎抓狂,好像心都要被对方看透了一样!真是恨不得把他那双眼睛抠出来,扔到地上当泡踩!

    露薇在一旁盈盈一笑,对着洛翔道:“陛下说的极是,臣妾也觉得这庄园的建的十分不错。比之御花园,比之骊山行宫,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前面那座梅园的红梅,在这隆冬时节,白雪世界里,更是显得难得可贵,深得我心!”

    白瑞在一旁笑道:“娘娘如此钟爱,不如老臣就代替娘娘,向世子讨了这园子来送给娘娘如何?”

    露薇一怔,眼神淡淡的扫过洛诚,继而又对着白瑞说道:“这……不太好吧。毕竟这宅子是花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建成的,要世子割爱,岂不是夺人之美?”

    白瑞很腹黑的一笑,道:“错!娘娘非但不是夺人之美,反而是成人之美!而且帮世子洗脱了罪名。”

    洛诚在一旁听得不乐意了,反驳道:“罪名?何来罪名?”心中暗暗的把白瑞这个老狐狸骂了个遍。这白瑞明明就是父王麾下的一只狗,如今竟然敢惦记他的园子,还敢随意无赖他!真是胆大包天,活得不耐烦了!

    白瑞答道:“敢问世子,这园子建成,忠王殿下可曾来看过?”

    洛诚答道:“尚无。”

    “这就对了。依老臣刚才所见,这园子的占地,建制,还有门口的石狮子……处处都僭越了,已经不是一个亲王府邸宅院所应有的规格!最为不该的是,大殿柱子上所雕刻的金龙,竟然是五爪飞龙!敢问世子,如果这些落到有心人手中,是不是会成为忠王僭越谋反的证据?”

    白瑞话音一落,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许多人都只顾着欣赏这座园子绝妙的景致,忘记了去注意一些微小的细节!

    但是白瑞却注意到了,这个人真是很厉害,很可怕。以后在朝中与他共事时,一定要多加小心。免得一不留神,被他揪住把柄,那处境可是十分不妙的!

    洛翔此时俊眉一挑,看向洛诚:“诚兄,你这样做是何意?是忠王叔授意的,还是你自己想取我而代之?五爪金龙?呵。”洛翔的话已经十分不客气,而且话里话外的嘲笑讥讽之意甚为明显。

    洛诚一下子不淡定了!

    在场众人中,有许多都是楚王和肃王一脉的。虽然他们两个人不在,但是这些人掌握了这些话柄,一定会传到那两位王爷的耳中。到时候,局面可就不妙了。

    洛诚暗自咬牙,有些恼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一时兴起,把园子建成了这样。

    所有人都等待着洛诚的回答,但是洛诚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正当他尴尬不已的时候,白瑞说话了:“陛下圣明。老臣想这定然不是世子有谋反之意,而是世子早在建造这座园子的时候,就有着想要把它送与陛下之意。所以那些逾制的细节,恰恰的是有意而为之,世子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露薇在心中好笑,心想这白瑞真是八面玲珑,舌灿莲花。三言两语的把洛诚逼到的绝境,又三言两语的帮洛诚解了围,最后更是把一顶“用心良苦”的大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为的就是要夺人家的园子!

    相比起来,白瑞才是真正的“用心良苦”!

    洛翔微微一笑,面色缓和了不少:“原来如此。诚兄?真如白瑞所言吗?”

    洛诚此时别无他路,只得顺坡下驴,纵使心中万般不情愿,也只得点头答道:“正是如此。臣就是想把这园子送与陛下,所以今日才会带陛下过来。既然昭仪娘娘喜欢,那就送给昭仪娘娘吧,反正都是一样的。”

    “陛下,世子用心良苦,该赏。”露薇在一旁俏皮的笑道,心情好的不得了。

    洛翔道:“的确该赏。暂且记着,等回京之后,朕再好好斟酌,到底怎么”赏赐“诚兄。”

    “不敢,这些都是臣等的本分。”洛诚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这座庄园是他花费巨资建成,的确是他心头所好。本想借此向众人炫耀,结果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松了出去!

    眼下,他恨死了白瑞,恨死了白昭仪,更恨死了洛翔!

    下一章:

    “陛下,哈哈哈!看看臣猎到了什么?”不远处,白奇一脸笑意的走来,他身后跟着一名侍从,手上抱着一只被射杀的鹿。

    白奇走近众人,向洛翔行礼。

    洛翔手一挥:“免礼。哪儿打来的鹿?”

    白奇笑道:“就是在这园子后面的太白山。本来是闲得慌,想去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然真的猎到一头鹿,哈哈哈。”

    露薇想起《红楼梦》中,史湘云等人烤鹿肉吃的情景,心中十分向往,就向洛翔建议道:“陛下,不如咱们午膳烤鹿肉来吃吧?支一个烤架,然后自己动手,在这冰天雪地中,也别有一番情趣,您说呢?”

    洛翔看着她美丽的眼睫轻轻颤动了两下,眼睛里写满了期待和欣喜,心中不由一动,点头道:“也好。朕还没试过那样的吃法。”

    侍从中有人传令下去,午膳该吃烤鹿肉了,让厨房赶紧准备。

    肉与炭混合的香味弥漫在园中,洛翔与露薇坐在高坐,长亭中,四面环绕着轻纱,将寒冷的空气阻隔在外。

    洛翔看着露薇嫣红的小嘴吃的美滋滋的,心情大好。赞美道:“如此吃法,有酒有肉,倒也十分过瘾。爱妃今日能如此尽兴,也真是多亏了白奇这只鹿啊。”

    白奇放下酒盏:“雕虫小技,何足挂齿。陛下和娘娘高兴就好。”

    洛诚坐在一旁,一脸酸溜溜的表情。此刻他的心情糟透了,好好的将一座园子拱手让人,自己有苦说不出,倒是平白的让他们如此尽兴!

    越想越气,于是端起酒杯,一个人闷头灌酒。

    露薇在一旁看着洛诚的表情,眼睛一转,嘴角上扬笑道:“启哥哥的箭法最好了!在这隆冬时节还能猎到鹿,今天在做的诸位可都是**呢!”

    露薇说这个话是用来气洛诚的,她知道洛诚争强好胜,如今又失了宅子,自己这么说,只会让他火上加油,说不定就做出什么丢人折面的事情,那样的局面可是她最乐意看见的了!

    要知道这个洛诚几次三番的暗害她和洛翔,她早就已经忍无可忍了!只是不知道洛翔什么时候会对他动手而已。既然现在不能要他的命,那么先收点利息也总是好的。

    但是露薇没有想到,她这一声声的“启哥哥”可不只是气到了洛诚,连洛翔在一旁也听得有些酸溜溜的。

    洛翔俊眉一扬,琥珀色的眸子里光华流转,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哦?白奇的箭法如此出神入化?竟然在爱妃心中是‘最好’,嗯?”

    露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怎么后背有一种凉凉的感觉呢?她说错了什么吗?洛翔应该知道她是在拿话激洛诚啊,他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说话?

    白奇在一旁却已经听出了玄妙,急忙起身道:“不敢不敢,娘娘谬赞了!臣曾听闻陛下在骊山行宫射出了”三星连珠“的精妙箭法,直让契丹王子耶律倍都深深折服!放眼大齐,若说箭法的第一的,必然当属陛下!”

    白奇这番马匹怕得精妙,很快就有几个大臣跟着附和,把洛翔当日的风彩吹的神乎其神,简直是堪比后裔!

    露薇此时也明白过来了,原来洛翔还真是吃味了!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那是,陛下当日的风采臣妾终身难忘。无论是洛诚世子,还是耶律倍,都无法与陛下相比!”露薇赶忙补救,而且还不忘了对洛诚狠狠的踩上一脚!

    洛翔的脸色有些微妙,让露薇也辨不清喜怒。

    可是洛诚在一旁不干了,这个混账的白昭仪,竟然说他比不过这个傀儡皇帝?!

    简直是岂有此理!如果他不拿出点儿真本事来让他们瞧瞧,那他洛诚这个脸岂不是丢定了!

    “如此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在骊山行宫本来有一场围猎比试,但是后来因为耶律王子遇刺而不了了之,最终也没能分出胜负。不如这样吧,咱们今日再来比一场。所有在场的十六岁以上的男子都要参加,除非不会骑马。陛下您说呢?”洛诚挑衅一般的看着洛翔,仿佛是在问他有没有胆子接受。

    洛翔的目光环视众人:“诸位爱卿以为呢?可有兴致参赛?”

    大家纷纷附和,表示愿意参见。虽然不可能胜出,但就权当是个陪衬,活动活动筋骨也是好的。否则光是赶路,也的确够无聊的。

    “那好!咱们就以太白山为场地,两个时辰为限,无论是否猎到猎物,都必须按时返回。到时候以猎物数量多少算胜负!”洛翔站起身来,朗声说道,眉宇间,飞扬的神彩无限。

    “臣等遵命!”众人起身行礼。

    太白山脚下,洛翔,露薇,洛诚,白奇以及一众年轻的权贵子弟都骑在马上。

    洛翔身下的宝马乌锥不时打着响鼻,一行一动都昭显着它的尊贵与非凡。

    洛翔骑在马上,那翩然的神彩恍若主宰一切的神祗。

    白奇在一旁说道:“人都到齐了。可以准备计时开始了。臣曾听闻这太白山有九尾灵狐出没,不知道今日一行能否有奇遇,将那传说中的九尾灵狐捕获。”

    洛翔仿佛兴致很高的样子:“九尾灵狐?世间真有如此灵物?”

    “有没有,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兴许运气好,能碰上一只也说不定。”露薇捋了捋身下枣红马的鬃毛,笑着说道。

    洛翔:“好,那咱们兵分几路,现在出发!”

    伴随着他一声令下,十几匹马纵蹄驰骋,分散着,向太白山脚下的树林出发。

    露薇跟在洛翔的身后,见他十分悠然的样子,似乎并不急于寻找猎物。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洛翔淡然一笑:“有没有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露薇:“你不急着找猎物?”

    “猎物早已步入陷阱……”

    与此同时,洛诚一行人已经行至林间深处。

    “给本世子仔细的找!今天本世子已经要猎到最多的猎物!”洛诚此时酒气上头,心中怒火翻腾。今天的事情让他窝囊至极,他一定要力压群雄,一雪前耻,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喏!”跟在他身后的一种侍从应和着。

    “世子爷,您看?”

    洛诚顺着手下的指引看去,但见一只松鼠正停在树梢之上,两个小爪子间抱着一颗大榛子。

    嗖——当啷——洛诚的箭射到了树杈的分支上,那只受了惊的小松鼠“吱吱”叫了两声,然后飞快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

    “该死——”洛诚低声咒骂。其实他的箭法本来是不错的,可是因为刚刚酒喝的有点多,现在看东西有些模糊,否则他怎么会连一只松鼠都射不中!

    “继续前走。”

    一众侍从紧随在洛诚的身后,仔细而小心的搜寻着猎物。

    忽然,一个白色的影子晃过众人的视线,速度极快,灵动而飘逸!

    “世子快看!”一名侍从出声提醒。

    洛诚望去,却只是见到一只模糊的白影,在这冰天雪地中,几乎难以辨别。

    “那是什么?”

    “看样子像狐狸。”

    洛诚心念一动,难道是九尾灵狐?就这样想着,他催马上前,飞快的追了过去。

    今天他一定要抓到这只九尾灵狐,否则难以洗刷他的屈辱!该死的白昭仪,竟然说他不如洛翔那个废物!真是见了鬼,等他猎到九尾灵狐,看他们还能怎么说!

    他一定要把洛翔比下去,要把他踢下皇位,踩入泥土!

    前方那只白色的小狐狸时不时的减缓速度,在洛诚快追上的时候再猛然加速。总之它绝不会超脱洛诚的视线范围。

    洛诚坐在马上,醉酒后的他血冲脑门,根本没有察觉到那小东西的诡异。

    “看你往哪儿逃!”洛诚抽出弓箭,一边疾驰,一边瞄准。

    嗖——他这一箭射空了,连那小东西的毛都没有沾着。

    洛诚低声咒骂,随后紧追其后,速度更胜之前。

    嘶——洛诚的坐下的马一声嘶鸣,而后前身飞速的向前摔出去。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被摔出马的洛诚猛然护住自己的头部,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猛然站起,巡视四周!

    刚刚有人用了绊马索,所以他才会猛然摔倒。那马儿此时也已经从新站起来,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洛诚身边。

    此时,那团白色的小东西早已不见踪影。

    洛诚的心跳加速,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升腾。他似乎是中了什么人的陷阱。为今之计,一定要迅速的离开这里。

    他利落的翻身上马,可是刚要跑,就被一群黑衣蒙面人挡住了去路。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乃堂堂忠王世子,你们胆敢暗害我,难道不要命了吗?!”

    此时,黑衣人的后方显出一人,洛诚看着他,吃惊的合不拢嘴巴。

    “唐君?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忘了,你能坐上这个禁卫军统领的位置,还是靠我父王提携!你恩将仇报,意欲为何?”洛诚的手紧握缰绳,身下的马儿也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和惶恐,不停的在原地挪动着脚步。

    唐君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他冷冷的看着洛诚,那种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已死之人。

    忽然,一团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爬上了唐君的肩头,洛诚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小狐狸!而而且正是刚刚他拼命追捕的那只。

    下一章:

    “唐君,你胆敢设计陷害我!我的侍卫马上就到了,到时候一定让你死无全尸!”洛诚还在虚张声势,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唐君既然设这个局引他,那么他手下的那群人,恐怕永远也不会赶来了。

    一个清冽如泉的声音忽然在洛诚的后方传来,惊得洛诚一身冷汗。

    “薇儿你看,朕的猎物已经乖乖的待在陷阱里了。”

    洛诚猛然回身,就看到洛翔骑着乌锥,身后跟着露薇,两人神态翩然的坐在马上,不疾不徐,像是来看戏一样。

    “是你……是你要害我?!我父王不会放过你的!你难道想逼我父王反你不成?”洛诚大声的控诉着,心里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洛翔淡然一笑:“你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忠王没了你,还有另外两个儿子,况且……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洛诚此时已经彻底慌了,他觉得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但是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陛下,臣和您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您何必……何必如此大动干戈,不如您放我一条生路,以后我一定鞍前马后,为您马首是瞻!”来硬的不行,他索性就放下了身段,开始苦苦哀求,总之只要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强。

    露薇看着洛诚的惨状,心中冷笑。这个“臭抹布”也有今天。他不是一直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吗?他不是一直眼高于顶,觊觎皇位的吗?

    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亏他说的出来!要不是他一次次的设计,一次次的下毒陷害,她和洛翔怎么会吃这么多苦!

    还有以前,她没到洛翔身边的时候,“臭抹布”更是放肆的欺辱洛翔,完全不把他当做是皇帝!

    所有的隐忍都结束了,今天就是报仇雪恨的时刻!

    洛翔却没有心思和他多废话,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个开始,棋要一步一步的走,局要一点一滴的布。

    等到收网的那一天,才是真正大快人心的时刻!

    “薇儿,朕和你说过,有一天要让你见识见识‘九星连珠’的吧?”洛翔不理洛诚,转而对着露薇说笑。

    露薇会心一笑:“陛下练成了?我还以为您是说笑而已呢。”

    “君无戏言。朕今日就兑现承诺。”说完,洛翔抬手,自箭兜中抽出九支羽箭,握在手中。

    洛诚的脸色已然惨白,他的嘴唇轻轻颤抖着,九星连珠?看来他今日是死期难逃了。

    “陛下饶命……陛下……”

    洛翔并未搭弓,而是用双手握着那九支箭,此时,他双目轻阖,仿佛在感知些什么。

    猛然间,洛翔睁开双眼,琥珀色的眸子里精光一闪,而后他催动内力,十指上的动作轻巧而微妙,似是极快,也像是极慢。

    而后那九支羽箭就像是有了魔力一般,从洛翔的掌中蹿了出去,而且首尾相连,侧面看去,犹如一条笔直的直线!

    箭尖破风的声音传入了洛诚的耳朵,而后第一支箭精准无误的穿过了他的心脏——嘭嘭嘭——第一支箭穿过他的身体之后,竟然穿了出去,而后第二支箭进入他的胸膛——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伤口,洛诚却结结实实的痛了九次,最后他望着自己胸口的血洞,只感觉一片麻木。

    就这样……结束了?

    他望向洛翔的最后一眼,满是惊骇和恐惧,而后,直挺挺的从马上倒了下去。

    洛翔神态间满是不以为然,丝毫不觉得他刚刚手刃了一个仇敌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仿佛他只是在向露薇炫耀了一通自己的箭法一样。

    “怎么样?朕的箭法比之你的启哥哥如何?”

    露薇嗔了他一眼,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惦记着那点小事!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露薇皱了皱眉,但是随即心情却大好!能够除去这块臭抹布,是她一直以来的夙愿,如今实现了,当然很高兴。

    “陛下箭法甚是精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确,能将飞花拈叶指运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绝对是空前绝后!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力支撑,也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洛翔这“九星连珠”确实只得露薇称赞一把!

    洛翔满意的笑了:“走吧,咱们去看看还有没有鹿啊,獐子啊,什么的。毕竟要打着点能吃的猎物,朕可不想被你的启哥哥比下去。”

    露薇在心中感叹,这个男人的心眼还能再小一点儿吗?怎么总揪着这个不放!

    “呜呜——啊哦”

    就在露薇驱马转身的瞬间,一个白色的小圆球怪叫着蹿上了露薇的膝盖,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入了她的怀中。

    露薇被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可是当她看清了怀里的小东西后,又是大大的惊喜——是它!是团团——“你怎么在这儿?”露薇抱着那只白色的小狐狸,眼中的欣喜和亲热溢于言表。

    小团团乌溜溜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她,不时的呜呜叫几声,那模样像是在诉说对她无尽的想念,又像是在痛诉她的无情无义,竟然把它丢下那么久,都不去看它!

    太萌了,受不了了!

    露薇把团团抱在怀中,只觉得心都快化了!

    洛翔诧异,看着露薇和这个小东西,问道:“你认识?”

    露薇点头:“我以前养的。”她压低着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见。

    “怪了,这东西不是唐君的吗?”说着,洛翔和露薇的是视线同时看向唐君。

    在团团扑向露薇的那一刻,唐君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脸上的诧异只停留的片刻,随即便又恢复了冷峻的表情。

    露薇与唐君对视,那种眼神,让她有一丝熟悉,也有一丝疑惑。

    难道是他?

    难道是她?

    露薇和唐君两人同时都在疑惑着,但是谁也没有明说。

    “先走吧,既然这小东西喜欢你,就让它跟着你好了。”洛翔淡淡的开口,表情莫测。“唐君,把这里料理干净。”

    “喏!”唐君行礼,随后看着洛翔和露薇的背影远去,而团团,还停留在露薇的怀中。

    两个时辰过去了。露薇和洛翔带着一只山鸡,一只麋鹿回到了庄园,其余的权贵子弟们也有猎到山鸡的,但更多的却是一无所获。

    “白奇,这次你又猎到什么了?”洛翔望着远处下马,缓缓走来的白奇问道。

    白奇惭愧一笑:“让陛下见笑了,这次运气不好,什么都没碰到,自然就空手而回了。”

    洛翔看向露薇,那目光中多了几分炫耀的味道。

    露薇不理他,专心逗弄怀中的团团的。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实在太讨厌了,不理他。

    白奇在一旁垂下目光,掩盖自己的笑意。有了之前的教训,他这次还敢猎到什么?空手而回是最好的选择!

    洛翔看着露薇怀中那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心里又觉得酸溜溜的。她竟然不理他?!她竟然只顾着逗弄这只小狐狸?

    “它是公的母的?”洛翔的话里透着几分不客气。

    此时露薇已经嗅到了一丝酸味,于是颇有几分尴尬的说道:“厄……团团,它是公的……”

    果然,这话一出,洛翔的脸色忽然黑了下来——

    小团团似乎也察觉到了洛翔的敌意,躲在露薇的怀里悄悄的冲他呲牙,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洛翔不由得被这个小东西逗乐了,心头那股酸溜溜的感觉被冲淡了不少。

    白奇自然是知道洛翔这次“狩猎”的真正目的的。而且他还参与了布局,所以到了此刻,他觉得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最后一场重头戏,就此开演。

    “陛下,臣刚刚清点人数,发现忠王世子还没有回来。”白奇疑惑道。

    白瑞在一旁道:“莫不是迷了路,或者忘了时辰?”

    白奇:“应该不会吧?”

    父子俩一唱一和的演起了戏。

    洛翔此时也发话了:“唐君,你派几个人去找找,说不定是迷路了。”

    “喏!”唐君应声。

    “啊——”忽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

    “那是什么?”

    “好像……好像是世子……”

    “世子死了!洛诚死了!”

    众人开始骚动起来。

    洛翔一挥身上的披风,自坐上起身:“唐君,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唐君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那马背上驮着一个人,正是忠王世子洛诚!

    洛诚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双眼睁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唐君:“启禀陛下,忠王世子的心口被射穿,已经气绝。”

    众人又是一片惊骇!洛诚竟然被杀了?看来朝中又要刮起一股血雨腥风了。

    洛翔的表情高深莫测,似惊,似怒,却又很平静,琥珀色的眼神极尽清远,让人无法揣测他内心究竟在想着什么。

    “去给朕查!一定要把前因后果都差个水落石出!”

    “喏!”

    洛翔一行人等又在太白山脚下的这座庄园停留了三天,唐君带领大批人马几乎把太白山翻了个底朝天,可仍旧是一无所获,根本查不出是什么人杀了洛诚,就连洛诚的那些亲随侍卫们也都不知所踪,连个影儿都见不着。

    身为皇帝,自然不能为了这种事情过多停留。毕竟他还要赶着回宫,名义上,他还有更多的国家大事等着处理。




    这本书的书名叫《女王养成记》更多精彩阅读请关注公众号【粉书阁】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女王养成记”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