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facebook中文网兴趣联盟 - 小说推荐

  • 分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点点的小浪漫 2019-01-12 11:10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精彩章节阅读:

    深夜,巴洛克酒吧。

    江晚秋慵懒地迈着高跟鞋,走向吧台,灯光照射在她白皙如玉的脚上,衬得脚踝处那一朵黑色的忍冬,妖冶至极。

    酒保是个帅气的小哥,“小姐,请问喝点什么?”

    江晚秋优雅地坐到高脚凳上,晃着一双修长紧致的美腿,嗓音如吴侬细语,语调却漫不经心。

    “来杯血腥玛丽。”

    “稍等。”

    江晚秋撩了撩头发,露出珠圆玉润的耳垂,上面还戴着一根蓝色星空的钻石耳钉。

    她好像并不急于猎艳,葱段般修长的手指节有些发痒,掏了掏包包,拿出一只盒子,却发现并不是她需要的万宝路。

    银白色的盒子,上面“冈本”两字被灯光照射的异常清楚。

    忆起出门前文文那意味深长的一笑,江晚秋如樱的唇微勾。

    盯着那盒子,没什么强烈的感觉,就是觉得喉咙有点干涩。

    酒保小哥端来酒杯,江晚秋若无其事地将那盒“冈本”收起,倒是弄得酒保小哥满脸通红。

    “谢谢。”

    江晚秋左手勾起酒杯,右手拿着那盒“冈本”,姿态优雅地转身,如猎鹰扫视猎物,一双琥珀色的瞳仁泛着魅惑的幽光。

    突然,她眸子一顿,看到了酒吧一角落的那一桌,坐着四个英俊卓绝的男人。

    每一个都不是凡人。

    这一桌坐的正是沪城的四大家族的掌舵人。

    陆煜城,苏黎川,秦朝暮,顾矜东。

    今儿个本是陆少心情不好,拉着几位出来买醉。

    苏黎川本来抱着老婆儿子热炕头,却生是被这夺命债主连环扣给叫了出来。

    他这会子就是打着注意要找个女人来伺候这位爷。

    这不,他就注意到了吧台上的江晚秋。

    苏黎川推了下身侧秦朝暮。

    秦朝暮长眉拢起淡淡的不悦,嫌弃的移开被苏黎川挨着的手臂,“干嘛?”

    苏黎川下巴朝着一扬,“囔。”

    秦朝暮的视线看去。

    只见吧台前一个清艳的女人,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袭地长裙。

    美则美矣。

    秦朝暮看了一眼,便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苏黎川打趣:“要不你将那女人买来,伺候咱们今天心情不好的陆三爷?”

    秦朝暮不应声,旋即,微敛的语调不咸不淡的谈起正事:“有多余的心,还不如想想C城的地标设计,ES在这一块投资100亿,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黎川随手一摆:“我们公司的专业设计团队已经在着手了,你放心,不会误了陆三爷的正事。”

    继而,又操心起陆三爷的终身大事。

    正主却终于开了金口,倒是看都没看,就懒懒的往沙发上一靠,阖上微醺的魅惑瞳眸,语气极淡:“没兴趣。”

    苏黎川便又推了下一直玩着手机的顾矜东,害的玩英雄联盟正五杀的顾三少失了血,气的他朝着苏黎川就是一声大吼。

    “姓苏的,你脑子有坑啊!”便又投身战斗中去。

    苏黎川嘴角一抽,心里叹了句不和熊孩子一般见识。

    苏黎川向秦朝暮投去一记委屈的表情,得来他一声冷嗤,苏大少心哇凉哇凉的。

    苏黎川在心底埋怨了半秒,就见那美人走了过来。

    “她过来了。”

    苏黎川紧张地抓住陆煜城的手,像是嫁女儿一样,看着走来的江晚秋。

    陆煜城被苏黎川的手抓地眉头一凛,不紧不慢地抽回手。

    四人皆是西装革履,上等的皮相,但是江晚秋却一眼看到了那四人中一直未抬头,穿深灰色西装,内衬墨绿色衬衫的男人。

    这时,正有服务生走过,江晚秋佯装被绊了一下,手中的酒杯一下洒到了墨绿色衬衫男人的身上。

    “喔”

    江晚秋惊呼一声,连忙伸手替男人去擦。

    下一秒,就被人抓住了手腕,狠狠地甩了出去。

    江晚秋暗咒一声:难搞的男人。

    气氛有些僵直。

    江晚秋神色不变,只是垂眸时,目光落在水渍的地方,面色立即有些不自然。

    心底暗叹一声糟糕:玩过了!

    看着男人裤裆处的湿意,江晚秋面色自然:“先生,抱歉。”

    男人魅惑至极的眸波微敛,倒是也没看她,优雅的站起身来。

    “没事。”

    低醇如美酒般的嗓音,带着蛊惑和令人窒息的磁性。

    江晚秋再次暗咒一声:特么难搞还声音好听到过分的男人!

    下一瞬,却心口一滞。

    因起身,男人身上一股裹挟着清冽呼吸的凛然气势,莫名逼近。

    如无意吹堂风,却偏偏在她心中引起阵阵山洪。

    她琥珀色的瞳仁微颤,扫一眼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裤包裹住的修长挺拔的长腿,目测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起身便衬得她气势顿时矮了几分。

    她喉头微动,抬头,抿唇看向男人,却双唇微张,再次惊艳于那张男人一直未抬头的面容。

    虽然,只是一张侧脸。

    眉峰入鬓,唇若刀裁。

    下颚勾勒的棱角,线条明朗。

    薄唇抿直的弧线,俨然体现出男人此时隐忍的怒气。

    江晚秋再再次内心失控地暗咒一声:特么难搞又声音好听到过分还好看到极致的男人!

    “先生,还是我赔你一套吧。”她再接再厉,伸手去拉男人墨绿色的袖口,被男人不悦的挡开,却暗自使劲儿,拉掉了袖口的那颗冰蓝色的钻石袖扣。

    “呀,先生,抱歉。”

    “我帮你捡吧。”

    陆煜城终于怀着极度愤怒的眼神,却看到女人脚踝处不惹风情却胜似风情的黑色忍冬,湛眸有片刻的呆滞,抬眸,再看向女人的脸时。

    神情有一瞬的怔愣……讳莫如深。

    下一章:

    女人表情无辜,眸子里却隐藏着狡黠的幽光。

    陆煜城回过神,嘴角一抽,伸手去捡,却看到一只银白色的盒子从女人包包里掉落,刚好砸到了他的手上,被他下意识接住。

    江晚秋来一声不要脸的惊呼:“呀,我的……”在男人看到上面的标志,濒临奔溃时,压低声音接过,“避……孕……套。”

    江晚秋望着男人魅惑至极的瞳眸,为难的拿着盒子,伸到男人面前,吹弹可破的小脸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

    “先生,要不你买了吧?”

    她表情诚恳,像是推销一件普通的生活用品。

    陆煜城狭眸掠过握着银白色盒子的手指,深深一眯,一言不发。

    江晚秋不折不挠,再伸出了段距离,有意无意触碰到男人湿透的部位,甚至……她再动一下,都能感受到那里的跳动。

    使坏的小手,握住那盒子,白皙的手指上涂抹着嫩红手指甲,刺激着陆煜城的眼球……湛眸骤然眯成锐利而危险的形状。

    江晚秋注意着男人的表情,乖巧地淡笑:“我看它比较合适你用。”

    气氛一下子拉到了暧昧的临界。

    男士避孕套当然适合男人用。

    但是女人说这话,气氛自然不一样了。

    陆煜城神色极淡,收回目光,“不需要。”

    那股子萦绕在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气氛,又降落到了原点。

    陆煜城淡淡的看了江晚秋一眼,便起身离开,连身后几个人的招呼都没打,就直奔套房准备换身衣服。

    江晚秋握着“冈本”,嘴角浮起清浅的幽光,也跟着离开。

    在两人一走,身后立即爆出一声爆笑。

    “哈哈哈哈……’

    “逗死我了!”

    “那妹子真逗!”

    “又是泼酒,又是送冈本,就差没把自己送了,我看我们三爷今晚是难逃此劫了。”

    苏黎川竹筒倒豆子似的激动地说个不停。

    秦朝暮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晚秋离开的方向。

    苏黎川见秦朝暮表情不对,问道:“怎么了?”

    秦朝暮淡淡摇头。

    “不管了,我要去瞅瞅,今晚三爷是不是准备把自己给交代了。”

    苏黎川来了劲儿,撺掇秦朝暮一块去,被秦朝暮一记白眼扫了回来,便兴冲冲地自己跑去当电灯泡。

    总统套房801。

    眼看着英俊的背影进入这扇门,江晚秋守在门口,勾着酒杯抿了一口。

    血腥玛丽入口,冰凉的刺激让她大脑有瞬间的放空,恍若周遭化为虚无,只剩下眼前这一扇门。

    如果想要和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

    陆煜城,一个远观俊美不似凡尘中人,近看魅惑至极的男人,不仅英俊矜傲,还很……危险。

    江晚秋一腔孤注一掷的孤勇,有一瞬的放空,彻底沉淀到尘埃里。

    服务小哥送来801客房主人定制的西服,被江晚秋截下了。

    “不好意思,给我吧。”

    “这……”服务小哥还有些迟疑。

    江晚秋伸开手掌,细软的手心,有一枚冰蓝色的钻石袖扣。

    “我和这门里的先生认识,我也是来送东西。”

    她眉眼笑的温婉,语调柔和的让人难以拒绝。

    服务小哥将手中的西服递给江晚秋,“那好吧,谢谢。”

    江晚秋勾唇:“不客气。”

    她扣门,没过几秒,门从里面打开了。

    上身裸露,下身只围着一张浴巾的男人,看到门口的江晚秋有瞬间的怔愣。

    “你怎么在这?”

    嗓音低沉,深眸敛起逼视的意味,江晚秋移开了视线,漫不经心地看向服务小哥:看吧,他确实认识我。

    服务小哥礼貌的离开了。

    江晚秋才欲挤进去,却被男人伸出的修长手臂挡住了视线。

    男人刚换下衣服,带着体温的男人体味扑面而来,在她灵敏的鼻息之间,徒留温软清凉。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男人低醇的嗓音有半拍的暗哑:“有事?”

    下一章:

    江晚秋从衣服中,偷偷拽出一条短小的一件,然后将剩下的衣服递给陆煜城,眉眼溢出潋滟的水光。

    “我来给你送衣服……”

    温温凉凉的嗓音,倒是符合她这张清浅艳丽的眉眼。

    陆煜城扫一眼女人瓷白的肌肤,毫无瑕疵的面容,俊脸有一瞬陷入了呆滞。

    江晚秋将衣服再次递到陆煜城面前,手指若有若无的按在那西裤拉链的位置,陆煜城湛眸暗沉,接过衣服,在江晚秋自信的眼神中,“砰”的关上门。

    江晚秋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精致的妆容,都有逡裂的趋势。

    我艹!

    有钱人,果然脾气大!

    陆煜城进屋,将衣服往床上一丢,便进入浴室。

    几分钟,冲了个澡。

    出来时,慵懒的将与浴袍一甩,准备换上衣服。

    却在刚送进来的衣服堆里翻找了个遍,都没有看到他穿的四角裤。

    陆煜城想到刚才女人一副吃定他的模样,狭眸微眯,胸口不由得烦躁起来。

    他暗沉着脸,将浴袍一裹,便拉开了门。

    果然,女人正弯着眉眼含笑地看着他。

    江晚秋手里正妖娆的夹着一根万宝路的香烟,看到气急败坏的男人,暧昧的凑近,朝着那张几次让她吃瘪的俊脸,吐了口烟圈。

    她殷红檀口中吐出的清白的烟雾,徐徐的洒在他的唇齿之间。

    两人隔着烟雾,望着对方那双半明半暗的眼睛。

    窥视,试探,暧昧的冲撞……都化作寥若的烟雾,渺渺散尽。

    男人的眸,如烈火熔浆下万世不朽的黑曜石,势均力敌的窥视中,竟然打破了她极力掩饰的那一丝莫名的狼狈。

    江晚秋先移开了视线,唇角还是浮起烟视媚行的笑,修长白嫩的手指轻轻勾起那薄薄的布料,像是隔着布料摸索他的身体。

    “亲爱的,你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陆煜城伸手去拿,女人直接松手,他倒是没想到女人这么放手。

    结果,清香袭来,墨绿色的身影从他臂下穿过,进了套房。

    陆煜城嘴角一抽,烦躁的关上门。

    苏黎川鬼鬼祟祟地出了电梯,刚好看到大美人进了陆三爷的房间,还是陆三爷亲自开的门。

    嘿嘿!

    他已经快要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之情,想要将这个消息公之于众。

    于是,一向不近女色的陆三爷和神秘美人,凌晨一点酒店套房共处一小时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最后,甚至演变成陆三爷与绯闻女友相约酒店共度**。

    江晚秋扫了眼眼神难测的男人,似笑非笑地视线划过下腹那处,轻描淡写道:“不换上?”

    陆煜城睨了她一眼,转身进浴室,“砰”的关上门,甚至她还听到里面反锁的声音。

    江晚秋轻笑,唇角的弧度清浅,却丝毫没有温度。

    陆煜城换上衣服出来,就看到女人站在窗边,目光柔和,却异常空洞,像是一抹抓不住的云烟。

    “换好了?”

    江晚秋一脸可惜地看着男人包裹的严实的身姿,英挺卓然,眼神转而换成对美的欣赏。

    陆煜城淡淡的瞥了江晚秋一眼,修长的双腿朝沙发迈去,优雅地靠坐在沙发上,俊脸清淡的如清水拂过,恍若江晚秋从未在这张脸上留下别样的情绪纷扰。

    “说吧。”

    “你找我什么事?”

    “还是……你要多少钱?开个数。”

    陆煜城话罢,目光犀利如箭,淬出的寒凉让江晚秋后背陡然生出冷汗。

    她没听懂他的意思。

    她要钱?

    她可从始至终没有提到一个钱字。

    江晚秋徐徐吐出一口香烟,“我不是要钱。”

    “哦。”陆煜城微阖的眸慵懒的掀开,漫不经心地瞥来,似意味深长,又似没放在心上,放在沙发垫上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那你要什么?”

    江晚秋盯着男人英俊到过分的侧脸,灯光衬得男人隐约在衬衫领角的下颚棱角,晕染出让人心醉的迷魅。

    她如画长眉上挑,幽幽吐出:“我要人。”

    “人?”陆煜城轻笑,邪魅的浅弧微抿,有明知故问之感:“谁?”

    “就是陆三爷你。”江晚秋语气似真似假,从卧室走向沙发上的男人。

    酒吧惊鸿一瞥,她心中便猜测最矜贵的男人便是陆煜城。

    墨绿色的长裙随着她优雅的脚步而随意的摆动,撩出万种风情,便那双清冷至极的脸,淡的看不上凡尘万物。

    陆煜城湛眸不由自主地扫过那墨绿色浅影摆荡开来,露出的白皙脚踝,上面一株黑色的忍冬,正开的夺目妖冶。

    忍冬,最平凡的花草,却染了令人窒息的墨黑。

    清冷孤傲,恍若渺渺凡尘世人追寻的苦果。

    江晚秋清澈的瞳仁微眯。

    这已经不是陆煜城第一次注意她的脚踝。

    还是脚踝上的忍冬……

    江晚秋轻笑,已宛宛走到陆煜城的身前,随意的撩起长裙,露出一双修长而精致的长腿。

    白晃晃的一片。

    陆煜城只觉得呼吸一滞,连气息都有些不稳。

    江晚秋缓缓放下裙摆,没有落下男人任何情绪变化,“陆三爷,喜欢忍冬?”




    这本书的书名叫《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更多精彩阅读请关注公众号【粉书阁】或 扫码下方的二维码,关注后,回复“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其中部分文字即可阅读全书后续章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