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3 次阅读  2022-08-09 09:54

一字之差洗盡寒酸氣(筆雯集)

冬春軒2022年8月9日 星期二 澳门日报“新园地

一字之差洗盡寒酸氣

    百年孤獨與君斟,緣會何須刻意尋。

    白髮青絲濠鏡聚,傾觴扯淡古而今。

    這首詩是一位香江詩翁席上隨意口占的,我把它記下,至今起碼超過一年。“百年孤獨”是一種醬香酒,不曉得為甚麼取這名稱。以下三句都是即景,這種聚會並非刻意的組合,可以說是盍興乎來,年紀最大的是我,學養最差的也是我,不單是“白髮青絲濠鏡聚”,簡直是賢愚混雜酒杯間,彼此漫無邊際的閒談。詩翁用上“扯淡”兩字,如果直譯就是胡說八道。而這兩字又並不粗鄙,語出《西湖遊覽志餘 · 委巷叢談》:“杭人……又有諱本語而巧為俏語者,如詬人嘲我曰淄牙,言胡說扯淡,或轉曰牽冷,則出自宋時梨園市語之遺,未知改也。”

    詩詞用字務求簡潔精練,為一個字,往往如唐盧延讓《苦吟》所說:“吟安一個字,撚斷數莖鬚。”昔賈島初赴名場,一日於驢上吟得“鳥宿池中樹,僧敲月下門”。初欲著推字,或欲著敲字,煉之未定,適逢韓愈,謂島曰:“作敲字佳矣。”

    宋孝宗淳熙年間太學生俞國寶風華正茂,騎在白馬上遊覽西湖,斷橋之畔有酒家,周圍是杏紅柳綠,一衆歌女鼓瑟吹簫,或歌或舞,或盪鞦韆,突聞太學生到此,她們向俞求贈一詞,俞執筆一揮而就,寫了一闋《風入松》於酒家屏風上,詞云:

    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湖邊。玉驄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樓前。紅杏香中簫鼓,綠楊影裏鞦韆。        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畫船載取春歸去,餘情付、湖水湖煙。明日重攜殘酒,來尋陌上花鈿。

這是一首即興之作,他自己也不甚看重,豈料某日宋高宗到此,目覩此詞,玩味良久,問知為太學生俞國寶所寫,乃御筆一揮,把“明日重攜殘酒”改成“明日重扶殘醉”,認為“重攜殘酒”太寒酸,而“重扶殘醉”就截然不同了,即召俞入宮,解褐授官。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