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简叔的instagram日志

简叔的主页 » TA的所有ins日志 » 查看ins日志

转载冬春轩文章

  2022-09-28 09:37

《醉太平》寫的是歷史(筆雯集)

冬春軒2022928日 星期三 澳门日报“新园地

《醉太平》寫的是歷史

    元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二十三有〈醉太平小令〉。為何陶宗儀竟在他的〈輟耕錄〉中寫上一首元曲?非也,這小令並非他的作品,而是一位“無名氏”之作。陶宗儀只是引而述之而已。他說:“《醉太平》小令一闋,不知誰所造,自京師以至江南,人人能道之。古人多取里巷之歌謠者,以其有關於世教也。今此數語,切中時病,故錄之,以俟採民風者焉。”

    《醉太平》這小令是這樣的:

    堂堂大元,奸佞專權。開河變鈔禍根源,惹紅巾萬千。官法濫、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鈔買鈔,何曾見?賊做官,官做賊,混愚賢。哀哉可憐!

    曲寫得非常淺白,謂強大的元朝,奸詐狡猾、巧言諂媚的人掌握大權。他們疏開黃河,變換鈔票法是禍害的根源,惹出了紅巾起義大軍千千萬萬。官府的惡法多不勝數,刑事法律太重,老百姓怨聲載道;到處是人吃人,遍地舊鈔換新鈔。他問:甚麼時期見過這種現象?做賊的做了官,做官的又變成賊,好與壞都混淆了,實在痛心疾首!

    作者問:“這種現象何曾見?”的確他可能未見,原因是其生也早。若問我,余生也晩,官法濫,刑法重,黎民怨這樣的國情,早已不是新聞。白鈔變法幣,法幣變儲券,儲券變關金券,關金券變成廢紙。最奇怪的現象是銀紙有所謂“直板”與“殘鈔”,人們把“殘鈔”漂淨後再漿熨,回復“直板”才可使用。那時候餓殍載道,屍橫遍野,餓到動憚不得的,蜷伏街頭,人們稱之為“殘鈔”,已經殭死路旁的,稱之為“直板”。如今猶歷歷在目。

    賊做官、官做賊,作者說:“混愚賢”,根本就沒有“混”,因為沒有“賢”可言,若然不信,可看一看黃谷柳寫的《蝦球傳》,其中主角的“鱷魚頭”,他既是官,也是賊。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