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3 次阅读  2019-07-15 09:12

載舟覆舟皆由水(筆雯集)

冬春軒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 澳门日报(新园地)

載舟覆舟皆由水

    “長江一號洪水今形成”,這橫排的九個大字是我手中的報紙標題。事實上暴雨連緜,湘贛水患的消息不自今日始。武漢市長江、漢江及連江支流水位持續上漲,長江武漢關水位突破二十五米設防水位,是危險的臨界線。

    在粵語中,對於“水”頗多輕蔑,隨便舉幾個例:說人無能,曰“海軍鬥水兵”。蓋“海軍”亦“水兵”也,這稱謂並非抬舉,而是低貶。又如甚麼“水皮”都是蔑視。再者,認為那人没有份量,以喝斥的口吻而問:“你係乜水呀?”“乜水”,其實是“乜誰”之諧音,但由於看對方不起,視之如無物,就連“乜誰”也撥入“水族”。所有這些“水”是對人的輕視;至於對事物而加入“水”的也不少,最顯著的是“水酒”。又如事物的虛假,都說“滲入水份”。

    粵語中矛盾的地方又發生在“水”身上。歌謠唱道:“冇水乜都旤(wor)。”人們千方百計去搲水、撲水、托水,跪地餵豬乸,仰人鼻息,為的是甚麼?只是那“二分四”微薄的薪水,一言以蔽之:“欺山莫欺水”。

    被輕蔑,也受尊崇,看來“水”有矛盾的性格,其實並不矛盾,原因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是《後漢書》六五〈皇甫規傳〉對策“夫君者舟也”〈注〉引〈家語〉:“孔子曰:‘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載舟,亦能覆舟。君以此思危,則可知也。’”以水喻民,乃居安思危之意。

    《孟子 · 滕文公》下:“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驅猛獸,而百姓寧。”這是以猛獸之兇比喻洪水。不過,水也有其溫柔的一面。有謂“柔情似水”。王觀《卜算子》:“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這水樣的眼波,確是風情萬種。可是眼波橫的“水”,說不定是禍水。調寄《紇那曲》,詞云:

    武漢急防洪,險情眉睫中。載舟皆賴水,翻臉勢尤凶。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