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5 次阅读  2019-09-15 06:56

才高八斗(筆雯集)

冬春軒2019915日 星期日 澳门日报(新园地)

才高八斗

    半夜二更半,中秋八月中。中秋正是八月,一年之中以“吃”最著的,除了春節之外,應推五月和八月。而五月的粽子比不上八月的餅。若問我:五月與八月相比,我還是喜歡八月,不談食的問題,論天氣,八月正値金風送爽。

    際茲八月,且以“八”為話題,先説“八斗”。斗,是量器,它的容量若干?《漢書 · 律曆志》上説:“十升為斗。”那麼一升的容量又有多少?細緻的數字我沒法講出來,只記得兒時家裏的米缸有一竹升,是截取竹的一節而成,容量不多。俗語説:“萬頃良田升二米;千間洋樓半張床。”是説每個人的佔用率,縱使有萬頃良田所收成的稻米,而所吃的極其量是“升二”。八斗之數實在不算多,估計是一個人一個星期的食量。我不知怎的古人竟以“斗”來衡量人的才能,曰“才高八斗”。米可以斗量,因為它是實物;才,非常抽象,沒有體積,也無重量,要是眞正可量,八斗亦不算多。如果説這“斗”不是指量器,他是劉禪(劉備的遺孤)阿斗,則莫説“八斗”,半斗也嫌多。

    “八斗”之説,語出南朝 · 宋 · 謝靈運:天下共有才一石,曹植佔八斗,他自己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蓋十斗為一石,而一石的重量為一百二十斤。那麼曹植的八斗,究竟是“量”還是“衡”?都説不清,謝靈運説“天下”不過“共分一斗”,大概這“天下”指“小人國”。而曹植一人擁有八斗,不是誇張便是“擦鞋”。至於他自己也有一斗,似嫌自大,難道天下就只有“曹大才”與“謝二才”兩人?可是此語一出,墨客文人應和,像李商隱的《可嘆》詩:“宓妃愁坐芝田館,用盡陳王(曹植)八斗才。”後來“才高八斗,學富五車”,成為稱譽有才學者的成語。詩云:

    陳王學養夠深厚,一鑊撈埋有八斗。

    設使劉伶如是説,葫蘆裏面係燒酒。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