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3 次阅读  2019-09-17 11:39

納蘭性德對月憶妻(筆雯集)

冬春軒2019917日 星期二 澳门日报(新园地)

納蘭性德對月憶妻

    日月是天文的東西。《漢書 · 天文志》:“日之所行為中道,月、五星皆隨之也。”論“輩份”,月應比日為低,可是積三十“日”才湊足一個“月”,我百思不得其解。每年都有“中秋”,人們很隆重地拜月、賞月。後來更“添食”,在中秋前夕“迎月”,中秋翌日“追月”。對月依依不捨。相反,追日者就只有夸父千古一人。大概由於太陽性之剛烈,特別是夏天,太陽就是“毒日”。月亮之所以深受人們愛戴,原因在於此,可惜月亮總是缺的多,圓的少。

    清代詞家納蘭性德,把月亮比擬於愛妻,當然,他不是單戀嫦娥,只是愛月之皎潔。他的一闋《蝶戀花》寫道:“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一作長如)玦。若(一作但)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一作無奈鍾情)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鈎說。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詞中“一昔如環”的“昔”,相當於“夕”;玦,是半環玉佩,以此喻月缺;“燕子”二句,語出李賀《賈公閭貴婿曲》詩:“燕語踏簾鈎”;“唱罷”句,用李賀《秋來》之“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詩意。末句引用梁祝故事,把詞譯成語體,就是:“天上的月亮辛苦了,只一夜似玉環,之後夜夜都像半環玉佩而缺。愛妻啊!如果你像月亮般皎潔的話,縱使冰寒徹骨,我都願意使你得到溫暖。無奈塵世姻緣,是這麼容易斷絕;卻是燕子不知人間喪偶之痛,依然穿插簾鈎,情話呢喃。這使我上墳歸來,更添悲情。回望春山花叢,一雙彩蝶飛舞,我認得那是梁祝的魂魄所化成的。”

    月亮何其皎潔清幽,自從人類登陸月球的一刻,這塊淨土便受到污染,嫦娥再不美麗了。不禁嘆一句:“萬惡人為首”。調寄《人月圓》,詞云:

    太空千古無紛亂,休說起干戈。向來安逸,昇平日子,餘下無多。        衛星登陸,凡人染指,環境如何?毋須再贅。姮娥老去,貌若巫婆。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