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2 次阅读  2019-10-11 11:54

蛾撲燈猩嗜酒(筆雯集)

冬春軒20191011日 星期五 澳门日报(新园地)

蛾撲燈猩嗜酒

    陳繼儒《小窗幽紀》有幾句很顯淺的話:“欲不除,似蛾撲燈,焚身乃止;貪無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我説它顯淺,是因為燈蛾撲火的故事,於小學時已有所聞,以此譬喻趨炎附勢。為何如此?一個“欲”字而已。欲就是貪欲,包括權欲、物欲、情欲、**。《易 · 損》:“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蓋損卦的上封“艮”是山,下卦“兑”是澤,減損澤中之土,以增益山,所以山高澤低。君子應當效法這一精神,對自己的忿怒,應自我警惕,對自己的貪欲,必須自行約制,以減損人欲,增益天理。欲不除,何以説“似蛾撲燈”?《楞嚴經》八:“是故十方一切如來,色目行婬,同名欲火,菩薩見欲,如避火坑。”欲又作慾,是一種“火”,是心火也。旣是火,而還要撲過去,結果是“焚身乃止”。道理説出來,“一字咁淺”,卻向火撲而趨之者不絶,原因是火很美。且看那燄火,俗稱的燒煙花,觀者萬人空巷。

    蛾撲火外,另一種動物猩猩卻嗜酒。撲火是焚身。至於嗜酒又如何?答案當然是醉。於人而言,醉可以把自己作短暫的麻木,所謂一醉解千愁。但於猩猩來説,酒足以亂性,況那是獸,獸而亂性,結果是“鞭血方休”。

    鞭血,借指戰爭。唐 · 鮑溶《述德上太原嚴尙書綬》詩云:“終古鞭血地,到今耕稼繁。”猩猩這野獸貪無了,貪的是亂性的酒,結果是引發大戰。揆諸今日,不乏世界狂人,握着毀滅性的武器,儼如猩嗜酒,貪得無厭,時而叫囂,時而威嚇,這個地球總有一天遭到毀滅。斯時也,“終古鞭血地”,再不是到今耕稼繁,而是灰飛煙滅。“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應驗了《尙書 · 湯誓》這句話。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