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2 次阅读  2019-10-20 07:53

做人十要(筆雯集)

冬春軒20191020日 星期日 澳门日报(新园地)

做人十要

    陳繼儒在《小窗幽紀》中寫了一段教做人的文字。或曰:做人何煩你去教?此乃人之本能。請勿誤會,雖然做,即是作,有製造之意,如《詩 · 周頌 · 天作》:“天作高山。”《孫子兵法》:“黃帝作劍,以陣象之。”不過陳言之“做人”,意即“為人之道”,是一種哲理與修為。語曰:“身要嚴重,意要閑定,色要溫雅,氣要和平,語要簡徐,心要光明,量要闊大,志要果毅,機要縝密,事要妥當。”這十意識行為,可以説是涵蓋每個人的一切,茲逐一加以說明:

    身要嚴重。身,是自身、本身。《爾雅 · 釋詁》下:“朕、余、躬,身也。”易言之,身就是我——自我。身要嚴重,是説自己要做到莊重、嚴肅,有謂“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意要閑定。意,一般指思想、意念。在這句話中指意趣,旨趣。閑定即安靜寡欲。《淮南子 · 本經》:“太清之治也,和順以寂漠,質眞而素樸,閑靜而不躁,推移而無故。”

    色要溫雅。色是指神態,應溫和有禮。

    氣要和平。氣者,氣質,氣勢,其實是指性情。性情和平,當然不會暴躁,表現得謙卑忍讓。

    語要簡徐。語言其實是一種藝術,所以一定要簡要易明,否則便成“催眠曲”。徐,本是緩慢,這裡指穩重,溫和。《爾雅 · 釋訓》:“其虛其徐,威儀容止也。”是雍容都雅貌。安徐而重固也。

    心要光明。心,一般不是指心臟這器官,實指思想、意念、感情。那麼“心要光明”,是心態要光明磊落。《荀子 · 非相》:“故相形不如論心,論心不如擇術,術正而心順之,則形相雖惡,而心術善,無害為君子也。”

    量要闊大,志要果毅,都不用説了,至於“機要縝密”的“機”,是指事物的樞要、關鍵。處事首先考慮的是其關鍵所在,一定要細心、愼重處理,能做到考慮周詳細緻,那麼自然“事要妥當”。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