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转载冬春轩文章

已有 2 次阅读  2020-02-15 06:32

明日新年(筆雯集)

冬春軒2020年2月15日 星期六 澳门日报新园地

明日新年

    漢王充在他的《論衡 · 自紀篇》説到寫文章,各人有各人的風格,畢竟都是文章。他舉例:美人的面孔長相並不一樣,但看上去都很漂亮;動聽的音樂,並不是千遍一律的聲調,但聽起來都悅耳。他説:“酒醴異氣,飮之皆醉;百穀殊味,食之皆飽。”我絕對同意“酒醴異氣,飮之皆醉”的說法。

    一月二十四日,我們到了基安蒂,這是意大利著名的葡萄酒產地,當中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堡(Astello Vicchiomaggio),據說是意大利最古老,甚至全球最古老的酒莊。是耶非耶?只是“路邊社”的說法。既然如此古老,旣來之則訪之,除了參觀酒莊的廠房、釀造過程和貯酒間之外,少不免要問:“能飮一杯無?”其實這一問是多餘。這名句,我是從白居易《問劉十九》詩中借來。該詩云:“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晩來天欲雪,能飮一杯無?”

    論天氣與季候,意大利此時與白詩所述完全相似,是“晩來天欲雪”,而酒與飮酒的形式則大異其趣矣,紅泥小火爐欠奉,酒中更無“綠蟻”,也無新醅,給我們品嘗的都是陳釀。其實品酒在乎環境與情趣。對於酒,我是門外漢,總之人飮我亦飮,所謂“牛噍牡丹”,有時我懷疑自己是否暴殄天物,不過當高朋滿座,勝友如雲的場合,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在意國酒莊,放在眼前的紅、白佳釀,任飮唔嬲,可謂“酒逢枝幾”,卻是沒有半點行動。同一席上的團友,如果説是“知己”,則是“謬托”。我只能望着“枝幾”,靜聽酒莊兩名男女主持人娓娓道來,所謂“賣花讚花香,賣酒讚酒醇”。他“她”倆畢竟是商場中人,對着我們這班中國遊客,他們舉杯,提高嗓子説:“合皮紐耳”。原因是:“明日新年”。昔周文璞《浪淘沙 · 題酒家壁》,詞云:

    還了酒家錢,便好安眠。大槐宮裏著貂蟬。行到江南知是夢,雪壓漁船。        盤礴古梅邊,也是前緣。鵝黃雪白又醒然。一事最奇君記取:明日新年。

    大槐宮,比喻夢境。見《南柯記》;盤礴,猶如磅礴,廣大無邊貌;鵝黃,泛指黃色事物,如嫩柳、稻秧。周詞中的鵝黃指酒。

    冬春軒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