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浪漫传说之罪恶祈光1

已有 398 次阅读  2015-12-22 10:36   标签金色阳光  传说  弗雷  幕布  该隐 

     月色微凉,一个黑色的身影走向楼顶的天台。
    和风拂过,带来忧伤凄美的气息。黑夜幕布上有星光微弱,诉说着无尽的空灵与眷恋。星月交映,随着微风摇曳,在时光中支离破碎。一种温婉的情愫如涓流般沁入心中。
    少年清澈的金色眸子中显影出流光溢彩的星轨。这幅场景,更像一幅画。
    少年身后,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移到了少年身旁。
   “喂,弗雷,这几周当仆人感觉如何啊?”白发少年玩世不恭的笑着,右手玩弄似的转着一个红酒杯子。
   “走开。”如同玻璃被摔碎在水泥地上干脆冷漠的声音,白发少年眉头不禁皱了皱,但随即换了一种语气:“啧啧,金色阳光最近心情很低落哦,是不是······”少年的身子欠了欠,靠近了被唤作弗雷的男生,嘴角扬成30°,“对谁有意思啊?”
    黑发少年怔了怔,随即发狠道:“没有!该隐,你不去照顾感冒的**,来这吹凉风干嘛?”
    “少爷已经睡了,还有,你不要老喊他**,变态。”该隐不满地瞥了他一眼。
   弗雷没有接话。究竟谁才比较变态啊。
   “我下去了,要想吹凉风就继续呆着吧。”弗雷转身想走,不料白发少年悄悄地攀上他的肩膀,嘴唇贴近了他的耳朵,富有磁性的声音钻入:“记住道道尔海豹的话,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弗雷未出声,只是把金色的眸子隐藏在刘海的阴影中。随后,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台。
   该隐用充满玩味的眼神送着弗雷,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的黑暗中。
   “不久以后,你会成为我最忠心的男仆哦。”
   但让该隐没想到的是,男仆这个词再也不可能出现在弗雷身上。
 
   阳光的羽箭飞速且不绝,万丈金光刺穿了结界下的道道尔学院。山谷中,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在寻找着什么。
   “嗯,**丢的头箍应该就在这片······啊,找到了!”少年金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该隐那个笨蛋,眼神这么差,怎么可能找的到嘛。”
   弗雷站起来,手中是青蛙状的头箍。
   正当弗雷准备离开时,他听到了身后的草丛中有轻微的响动。“谁在那里?”弗雷的心瞬间被提起。
   “呜呜汪······”弗雷小心地走过去,看到了一只小小的狼狗。杂乱的毛紧紧地贴在身上,勉勉强强可以看出原色是白色。金色的大眼睛诉说着见到弗雷无法掩盖的喜悦。小狗看起来很虚弱,奄奄一息。
   弗雷的善良本性瞬间现身:“怎么搞成这样······”他心疼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水杯,倒了满满一瓶盖,伸到小狗面前。
  小狗感激的眼神让弗雷有些失神,他恍惚觉得,除了**,这世界上大概也没有人能给他这样感激的目光了吧。
  “如果你没有主人的话,就跟我回去吧······”弗雷喃喃道。漂亮的眼睛失去了一些光彩。
  “嗯嗯?下面的少年好善良啊······喂,阿波罗,你觉得呢?这个地方都是男的,这家伙长得还这么好看,干脆把他变成女生吧。”一个女子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但弗雷完全听不到。
   “我真受不了你,随便吧
阿尔忒弥斯。”一个男子的声音也出现了。
   “呵呵···月神祝福!”一束白光刺入了弗雷的身体里。弗雷还没反应过来,就一阵
昏厥······
   最后是小狗把他舔醒的。揉揉眼睛坐起来,弗雷觉得自己有些异样,低头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一个清脆的女声划破了山谷的晨曦之空。 
 
    弗雷惊恐的目光落在了自己乌黑秀丽的长发上,以及一身短裤连体裙,包括
变成了两条飘带的燕尾。当弗雷把视线移向周围时,惊讶地发现自己周围一片金光,而且小狗是什么时候被治好的?
   "恩···下面那位,我是太阳神,额·····你成了这样别怪我·······”弗雷猛地跳起来,用女高音尖叫声对着天空发泄自己的惊惶与愤怒:“不怪你怪谁啊!!是不是你把我变成女的了啊?快把我变回去啊你!!还有,我身上一片金光这怎么办!?”金色的眸子里穿梭不满的着情绪,很认真也很无语。
   “这······我帮不了你~~我只能告诉你两件事,”天空中的男声说,“第一,你有了阳光治愈的能力,第二,你得靠意念把金光压制下去,第三你被
阿尔忒弥斯变成了女的,所以个性会开朗不少。好了就这么多,我得去别处旅游了白白~~~哇啊啊阿尔忒弥斯等等我啊喂!”声音戛然而止,消失殆尽,如云过天空。
   “这是三个行么?!”弗雷的叫声惊起了在山中小憩的野鸦,扑簌簌的声音宣告着它们的不满。
   弗雷坐下来,抱头闭眼,喃喃着:“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弗雷猛地一睁眼,跳起来,低着头踱步。“怎么办怎么办·····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变成女的了······”悦耳的声音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把头发剪了!弗雷咬牙唤出胜利之剑,脑中想的却是为什么要用胜利之剑来“剪”头发。但她的手比思维更快,瞬间,一束乌丝柔柔掉落。
  弗雷又变回了短发。正当她得意时,头发却刷刷地又重新长了出来,依然光泽不减,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啊?”弗雷震惊了,剑也掉在了地上,咣当一声。
  五分钟后,弗雷望着满地的黑发,欲哭无泪。
  “呜呜······”小狗拱了拱弗雷的腿,嘴中衔着一件披风。
  “这······这不是·······”弗雷的目光凝滞在金色的十字架上,心中杂味翻腾。
  “不管了,先混过去再说吧。”十几秒后,她拿起披风,很好地遮住了长发和前面。但···腿和声音怎么遮啊?
   小狗歪着头,随后欢叫一声,奔向身后的草丛,拽出一条长裤。
   “你从哪弄来的啊?”弗雷走到草丛中,什么也没有发现。
   小狗颈上吊着的黑白两颗珠子闪烁着难以察觉的光芒。突然,一个女声出现在空中:“弗雷,这两件衣物是我放下的,你先穿上避一避吧。”
   “你是谁?”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弗雷盯着披风和长裤,无奈地叹气。
  
   “哇咧!爱卿你肿么了?怎么是这身?”赵公明一见弗雷进门,就哇啦啦叫开了。弗雷一声不吭,只是一瞪眼,就让赵公明吓得飙泪了:“哇,小弗弗好恐怖······”
   “弗雷,你回来啦!”小爱冲过来,一下子扑到弗雷身上,但很快目光被弗雷肩上的小狗抓住了。
  此时,卧室门前的该隐满脸不爽。
  “哇——小狗!”小爱一脸星星状,抢了小狗就闪到一边去了。
  弗雷沉默地走回房间,该隐跟在后面。在离开明爱两人的视野后,他抓住弗雷,“喂,你怎么了?一个字也不说。”
  弗雷压低声音:“离我远点。”
  该隐嘴角勾起了邪魅的揶揄之情。他伸手拽下弗雷的披风。
  乌黑的长发泛着微微金光,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
  “啊啊啊!——”一个男声与女声的惨叫完美演绎了一首美声协奏曲。 
分享 举报